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娇软大佬她又崩人设了 > 第614章:阿飘的自我修养(13)
    “没什么,就是我第一次听说,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阿飘。”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应该很正常吧。”

    傅廷明按捺着心里的激动。

    “我突然有点好奇,你和普通的阿飘有什么区别?如果方便的话,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十世界上的吗?”

    燕初渺自然要说。

    和剧情里一般若将自己的底差不多都揭光了。

    说完之后,她又说了一句。

    “记得不要告诉别人,我觉得你是好人,我才跟你说的。”

    傅廷明心里已经浮现了各种计划,但这一刻,他面对燕初渺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和善。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往外透露半个字。”

    他确实是不会透露半个字,毕竟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复活柴婧婧有希望了。

    —

    另一边,蜀雾和往常一样进入了梦里。

    只是这一次他在梦里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人。

    他几乎搜遍了梦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看见。

    最后他梦醒了。

    方棚被叫来的时候,看到蜀雾坐在石椅上,低着头,像是有点魂不守舍,整个人都透着些许不对劲。

    “家主?”方棚凑近几分。

    “我刚刚做梦,没有梦到她。”蜀雾抬头。

    “家主,所以呢?”

    蜀雾只觉得心头烦闷不已,他甚至不想提这个话题,直接跳过。

    “我让你部署好的东西,你部署上去了吗?”

    “家主,已经可以了,您放心。”

    蜀雾微微点头,“明天行动。”

    “好的,家主。”

    有说了几句话,方棚走后蜀雾再一次忍不住想起了梦里的人。

    为什么她这一次没有出现呢?

    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也不会出现了。

    如果真是这样,他应该松一口气的,可事实是他并不快乐。

    蜀雾的不快乐很快变成了恐惧。

    大概是被吓晕的次数多了吧,燕初渺出现的时候,他心里立马有了预感。

    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很快被丢掉,换上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但都那么多次了,他好歹能做到最开始的时候的表面稳定。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企图。”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萦绕着他,冻得他直打哆嗦。

    “我的目的当然是你。”这声音阴不阴不阳的,听在耳里,特别的怪异难听。

    蜀雾抿唇,眼眸阴狠,“你这般就不怕我报复吗?”

    “怕什么,等你有那个实力的时候再说吧。”

    燕初渺话语顿了一下,紧接着很有礼貌的问。

    “接下来你是想自己晕倒,还是被我吓晕?”

    “把我吓晕了,你能有什么好处?”

    这是蜀雾很难理解。

    她的目的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他吓晕,有时候还会用不知名的东西让他哭。

    可是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若只是单纯的恶作剧,那为什么只找他,不找别人了?

    “大概是你晕倒的样子,看起来最好看了。”燕初渺回答的很敷衍。

    蜀雾并没有对她的问题做出选择,所以他最后是被吓晕的。

    —

    把人吓晕过了几个小时后,燕初渺进入了他的梦里。

    这一次依旧是目睹了蜀雾的惨样。

    犯了错的蜀雾被人捆在了木凳上,打了好几十大板,打完后被人随手扔到了杂货库里,无人照料,就这样奄奄一息的昏迷着。

    燕初渺眉头轻微的蹙起。

    她走过去,在这人身边蹲了下来。

    刚伸出手去,手就在半路被人握住。

    握着她的少年没有多少力气,带着滚烫的温度。

    她垂眸,对上了蜀雾勉强掀起的眼眸。

    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真的脆弱到了极点,唇色泛白,脸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

    她盯着人看了好几秒,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直接掰开了他嘴,一颗黑色的药丸被扔了进去。

    蜀雾是真的很难受,尽管是在梦里,他感受到的并不是真正的疼痛,可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能勉强睁开眼睛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入目之处皆是一片模糊,在这一片模糊中,他再一次看到那个人。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抓住了她的手,想要张嘴说话,然后身体根本不受控制,所有的话都被憋在了喉咙里。

    直到她敲开了他的嘴,给他喂了一颗圆圆的东西,他身体里的不舒服,这才逐渐消散。

    就在他思索着她给他吃了什么的时候,他身子腾空,直接被抱了起来。

    十四岁的少年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她抱在了怀里。

    他张张嘴,眼里出现了罕见的无错。

    “我我自己可以下来,我可以走的。”声音很是嘶哑,算不得好听。

    “哦。”燕初渺无动于衷。

    “就你这样,别走一步摔三次就行了。”

    把人抱出去之后,燕初渺找了一个无人的房间,又把他放下了。

    只是蜀雾下意识抓着她的衣袖。

    “能,能陪我一会吗?”

    这话他说的难以齿口,快仔细想想,这是梦里,又不是现实,他才有了那么一两分的勇气。

    燕初渺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了?”

    “为什么上一次没有看到你?”

    或许是因为身体难受的原因,他问出了自己平常绝对不可能会问的话。

    “我有事情去了。”燕初渺说,“你不是不希望我出现吗?”

    蜀雾张张嘴,即便他曾经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一刻他选择了否定,“没有。”

    只是……

    “你知道我说的上一次是哪一次?那你知道这是我的梦里吗?”

    “知道。”燕初渺没有否认。

    “那你是谁?”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缇澜,她的名字,这一点蜀雾自然记得。

    蜀雾用有些混沌的大脑思考者。

    他可以笃定她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恶意,却屡屡进入自己的梦里,什么都不做,更没有伤害他……

    一番思索之后,他想起了方棚的话,得出了一个猜测。

    “你是由我的梦形成的吗?”

    “可以这么说。”燕初渺唬人唬的面不改色。

    蜀雾心里头忽然间泛起了些许难言的欢喜,“那你会一直出现吗?”

    “看情况吧,我也无法确定。”

    毕竟这个任务不可能进行一辈子。

    ------题外话------

    晚安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