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蜜里调油(完结) > 第24章 解决
    到了隔日,尤妙跟尤立一同出门,只是没在苗秀家待多久,便掩饰着偷偷去了尤富结拜兄弟,李大虎的家。

    尤老太太会那么怕尤富这个儿,就是因为他有个李大虎在道上混的结拜兄弟。

    李大虎生活处境跟尤富差不多,都有偏心的爹娘,惺惺相惜成为了好友,跟尤富相比,他是个干脆的人,知道家里靠不住早早舍了家出门闯荡,运气不错的遇到了一个不错的主顾。

    跟了那主顾二十多年,那人去了别的地方,李大虎不想远离故土,加上年纪也不小了,就得了一笔钱在越县过日子。

    因为就算成了自由人,李大虎也不可能脱离当初的环境,怕寻仇的那些人不敢找他麻烦,去找尤富一家开刀,平日两家没怎么走动,但年节却少不了彼此送礼。

    “找李大伯做什么?难不成你想教训尤画?”

    尤立眼眸一亮,满脸的兴奋:“要真是这样,我得去多买几瓶酒,光是拿一瓶怎么好托李大伯办事。”

    “再啰嗦就别跟我一起去了。”尤妙看了周围一眼,虽然从苗秀家走的隐蔽也扮了男装,但就怕廖云虎无时无刻的偷偷跟着她,被他发现了。

    见她的模样,尤立早就察觉到不对,但怎么问她就是不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那个席家的大爷缠着你了?应该也不会,这几天都没见你出门,也没见到他,那是尤画说什么了?那疯婆子什么时候那么厉害,让你躲成这样。”

    “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尤妙拍了怕小弟的脑袋,哄道。

    李大虎住在一个不偏不远的胡同里头,周围的环境算是安静,但推开半掩着的门,便能感觉到跟外头完全不同的热闹。

    院子里摆了几张桌子,坐满了人在抹骨牌、骰子,站在外头都能听到骂骂咧咧的各种脏话,另一边竟然还有汉子脱了上衣在角抵戏,赤身肉搏撞来撞去,旁边就有几个人懒洋洋的看着,偶尔叫声好。

    两人推门进去也没人管,尤立垫着脚四处望了望,在站在牌桌旁边那儿看到个眼熟的,拉着尤妙走了过去。

    “吴四,我李大伯在哪?”

    “哟,尤小白脸。”吴四嬉笑地看了一眼尤立,打量地去看他后头低着头只能看到侧脸耳梢的尤妙。

    “你从哪找来个这个又白又胆小的小子,不会是你的相好吧?”

    尤立经常在外面跑,跟李大虎的关系好,连着李大虎手下这些人他也熟悉。闻言怕尤妙生气告状,瞪着眼踹了他一脚,:“大伯人呢?”

    见他生了气,吴四点了点侧面的厢房:“在屋头呢。”

    尤立谢过带着尤妙走了几步,又倒回来有些窘迫地问道:“没什么客人吧?”

    “噗,你放心有什么好看的便宜不了你这小子。”

    有了吴四的话,尤立还是怕遇到自个大伯在跟相好的盖被子聊天,敲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李大伯我跟我哥哥来看你了!”

    中气十足,本来在午歇的李大虎一下子被吓醒了,捏着拳头要好好教训尤立这臭小子一顿。

    “你这臭小子,你大哥不是去江南考举人去了吗?!”李大虎的声音比尤立更震天,打开了门见到了尤立旁边的尤妙,凶神恶煞的浓眉瞬间就垮了下来。

    拉着两人进了屋子,才惊讶地朝尤妙道:“妙姐儿怎么过来了?”

    声音跟刚刚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就像是捏着嗓子说话似的。尤立见状翻了一个白眼,干脆去拿了桌上的茶壶倒茶,不打扰两人说话。

    宠爱这种事是会传染的,尤妙是尤富与周氏的第一个孩子,两人把所有宠爱都给她,李大虎没孩子,也喜欢尤妙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婴儿,为了以后当好爹,也用力宠着她。

    只不过李大虎长得五大三粗,因为做的事情身上带着一股江湖气,尤妙小时候还好,会软软的叫他大伯,等到长大了知道他干的事不算正经,便有些躲着他,李大虎虽然觉得可惜,但到她生辰节日都不忘给她送一份礼物。

    因为这些,尤妙来找李大虎颇为不好意思,别人是真的对她好,但她现在的样子却像是平日不搭理,到了有事的时候又想起了人。

    尤妙叫了人问候了李大虎的身体,就有点不知道怎么说话,李大虎看了一眼尤立倒的那几杯半温的水,从柜子里拿了好茶,便催着尤立去烧茶端给尤妙喝。

    “不用那么麻烦。”尤妙连连摆手,李大虎越热情她就觉得不好意思。

    “我个粗人也喝什么茶都是一个味,这些都是别人送的,你们要是不来就得放坏了。”李大虎踹了尤立去泡茶,坐到尤妙对面笑道,“你前些日子让阿立送来的汗巾,我挺喜欢的,没想到妙姐儿你现在手艺那么好。”

    尤妙进门就看到了李大虎系在腰上的汗巾,笑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大伯你喜欢就好。”

    “妙姐儿亲手做的怎么能不喜欢,听说你跟阿立最近在做生意?”

    像是看出看出了她的紧张,李大虎跟她说了不少闲话,过了片刻才进入正题:“妙姐儿你来找大伯,是不是有什么事想托大伯去办?”

    打扮成这样上门,李大虎不蠢早就猜到了她是有事。

    尤妙点了点头:“平日不上门,一上门就是托大伯办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叫我大伯我们就是一家人,哪还用那么客气。”见尤妙往门外看,“阿立一时半会回不来,那小子有分寸不会乱闯,你放心说吧。”

    尤妙“嗯”了一声,把廖云虎纠缠她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席慕的部分。

    “若是平常言语上的骚扰我避着他就是了,但我大堂姐也帮着他,时不时上我家门,威胁我要是不单独出门就去我娘那儿说瞎话,大伯你也知道我娘身体不好……”

    李大虎越听脸色越差,重重敲了桌子:“简直畜生,那两个狗娘……”

    意识到尤妙在才忍住了脾气,把脏话憋了回去。

    尤妙当做没听见,继续道:“我爹的脾气加上我娘的身体,我又怕闹起来影响到我哥哥读书,没了法子才来找大伯帮忙。”

    “应该的应该的,我这就带着人去教训那小子一顿,让他不敢打歪主意。”虽然是柔着声,但是李大虎面目狰狞,看着能把人活吞了。

    尤妙摇了摇头:“若是大伯你现在去了,他们就知道是我叫大伯去的,我祖母少不得又要闹天闹地。我是想到了明日我单独出门,等到廖云虎出现了大伯你抓个现行,好好教训他一顿,他和尤画口口声声说我与人私通,那大伯你们就别多透露身份,让他们误以为得罪了大人物,他们欺软怕硬知道有人为我出头,便不敢再想其他。”

    说着,尤妙从兜里拿出了一张五十两的小额银票。

    “我知道给大伯钱,大伯一定会觉得我见外,但大伯找人也废人情,之后也少不得请他们吃酒,再者也不知道明日捉不捉的到那人,少不得要多蹲守几日,侄女没有多的,大伯不要嫌弃才是。”

    尤家这样的小富之家,又宠着尤妙让她存出个百八十两也不是难事。

    李大虎看着银子也不怀疑其他,见尤妙一脸坚定,为了让她放心就收下了银子,他又没有子女,以后等到她嫁人也是拿来给她添妆。

    见李大虎应下这事,尤妙大松了一口气,之后把看别人打牌的尤立叫回了屋子,三人聊了一些琐事,李大虎这边都是男人不好久留尤妙,没到饭点就亲自送了姐弟出了胡同。

    ……

    不用席慕就能解决这事,再加上席慕已经好多日没有找她,尤妙整个人都要飘起来。

    上一辈子梦寐以求的日子,这一世就那么轻易的要得到了,尤妙脸上都要笑出花,拉着尤立吃了几碗桂花酿,打包了给家人的,才回了家。

    一直盯着尤妙的侍卫回席家报信,把今日的事完完整整的禀报给了主子。

    见主子越听脸色越差,柏福顿时觉得倒霉,他今天起床便觉得头有些疼,他那时候就该聪明的告假把班换给柏庆,不该强撑着上值伺候。

    “要不然咱们派人使计,让李大虎他们插不上手?”

    柏福小心翼翼地建议道,那个想到尤妙性子那么温软乖巧的姑娘,竟然有个当打手的大伯,让一连串的计划突然坏了那么一截。

    席慕挑高的凤眼眯起,眼里敛了嬉笑,是剩下了高高在上的冷漠矜贵。

    “尤妙又不是傻子,再者……”席慕冷哼了一声,“是爷想多了,什么英雄救美,爷想让她进爷的院子,她就得进爷的院子,费这些功夫简直是浪费时辰。”

    闻言,柏福心想自家爷也是破罐子破摔,若是英雄救美尤姑娘自然满心感激,等到被救了之后爷再出现,那尤姑娘的心情怎么可能一样。

    不过想到尤妙除了起头来了一次席家找人,之后就再也没来过,晾了席慕那么久,柏福默默感叹,自家爷也是能忍了,到现在才想着直接强取豪夺。

    ……

    ……

    尤妙本以为要蹲守个几次廖云虎才会露出尾巴,哪想到昨日尤妙去了苗秀家,廖云虎打探消息的席家小厮告诉他,尤妙又去了席家后门候着席慕,等了几个时辰都没等到人,席慕已经彻底对尤妙这个送上门的没了兴趣。

    闻言,他还有什么可担忧,到了隔日见尤妙独身出门买菜,走得方向就是明台胡同,心中痒痒没到地方就要想去把人拉住亲上两口。

    到了地方,见周围没人他刚要冲出来,眼前一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棍棒便落了下来。

    尤妙见廖云虎被套了麻袋,跟李大虎对视了一眼,没忙着走而是躲到远处的拐角,打算偷看到结束。

    没揍几棍子,李大虎便闻到了骚味,见地上冒出了一滩水迹,呸了一口痰:“□□的脏东西!才没打两下这狗崽子就尿了。”

    “娘.的!还说要废了他的那短玩意,那么恶心老子可下不了手。”

    “老子看不用下手,这杂碎都能吓得再也不敢用那玩意。”

    先是被套麻袋挨了一顿拳打脚踢,又被这样的笑话恐吓,廖云虎连麻袋都不敢打开,整个人瑟瑟发抖,拼命的想往远处缩。

    “你们认错人了……你们认错人了……”

    他爬的方位不对,正好撞到了一人的脚上,那人脾气暴,拿着棒子就给了他肚子一抽,听着廖云虎又咳又呛,不知道是不是被揍出了血。

    李大虎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把麻袋给抽了。

    乍见光明,廖云虎满脸是血,连头都不敢抬。

    “隔着麻袋教训这杂.种能有没感觉,总不能辜负了爷的重托,拿着酒钱不办事——”

    说话的人哈哈一笑,一脚踩在廖云虎的脸上,拿着棒子往他胸上抽。

    别看廖云虎对着尤妙胆大,对待这些人高马壮的男人根本不敢反抗,只会一味的闪躲求饶,这种人是他们打手最不爱打的,一点趣味没有就跟打一团烂肉似的。

    “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缠着席爷的女人……求你……我的钱都给你们给你们……”

    廖云虎被打掉了几颗牙,鼻子也被打歪了,说话含糊不清,听到他们是“爷”派来的人,自然想到了席慕,连连求饶。

    那人没理他,看向了李大虎:“要不要动刀子?”

    打的再厉害也是外伤没伤到内部多少,修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见这人是个胆小没用的,就是弄死到了这巷子里也没什么关系。

    李大虎不想背人命,皱了皱眉:“弄断一只手,给腰上一刀让他长个教训就行了。”

    廖云虎直接被这云淡风轻的话吓得晕死了过去。

    可惜,廖云虎的这些惨烈,尤妙都没欣赏到,因为到了转角没多久,她就被捂住了嘴巴,移到了别的地方。

    把人拉远了,席慕松开了手,似笑非笑地看着有几日没见的妙人儿。

    昨日还想彻底摆脱了席慕,尤妙眨了眨眼睛,愣了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怎么会在这,他不该在静安胡同陪着他那新包的云莲?

    “怎么?不想见到爷?”

    席慕眯了眯眼,舌尖滑过上颚,审视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但她时刻记着要让他腻让他腻,摇了摇头:“怎么会可能。”

    “这几日我一直想着爷……”

    尤妙没说完,席慕就克制不住地凑上了她张合的唇上,重重的嗦着的她的柔软唇瓣,舌尖狠狠的闯如她的口腔,扫荡了一边,扯着她的小舌吮吸,见她疼得皱了眉,才松了嘴。

    放尤妙喘息片刻,席慕又亲了上去,这次比上次更狠,尤妙有种唇瓣都要被他咬烂的错觉,呜咽地推了推他,才把人给推开了。

    席慕搂着她,粗喘着靠在她的脖颈,咬着她凸起的锁骨解馋缓和。

    濡湿的气息,让尤妙觉得痒,跟席慕带来的疼混合在一起,就变成了酥麻。

    尤妙还记得这是在外面,红着脸推了推他的肩:“你要是想,我们去席家。”

    席慕抬起头,上挑的凤眼染上情.欲,黑眸透着暧昧的绯色:“为什么不找爷?被威胁冒着风险去找你那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大伯,也不来找爷。”

    虽然想解决身体的冲动,但这事却不能马虎过去。

    被质问的尤妙愣了愣,无辜道:“我去找你了,你不在府里……”

    “为什么不多找几次,你把爷当做了什么。”席慕眯着眼,唇因为刚刚亲吻充血殷红,但脸色却冷得很。

    “我以为你腻了……”

    “你他.娘的一直吊着老子胃口,就没让老子吃饱过,老子倒是想腻,你花招那么多,老子能腻吗!”

    大大约是受了那些句句脏话的打手影响,看着满脸无辜茫然的尤妙。席慕忍不住爆了市井粗话发了脾气,这些天他连上个女人脑海里都要浮现个她,这种状况她竟然还能委委屈屈指责他,说他腻了。

    他能腻?

    她要是想让他腻,那么使力招惹他做什么!

    面对席慕的怒意,尤妙怔忪片刻,突然捧住了他的脸,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一下又一下。

    蜻蜓点水,痒痒的像是羽毛挠着,亲上去的时刻解了痒,但下一刻痒意更甚,想要多一点在多一点,让她一直停留在他的唇上,紧紧的碰着他。

    席慕怔了怔,看着尤妙闭眼认真近乎虔诚的神情,扶着她的后脑勺又吻上了她的唇,这次虽然动作还带着急切,却温柔许多,和风细雨地扫过她的唇瓣,引着她的舌尖陪他起舞……

    站在隔壁拐角听完全程的李大虎神色复杂,两人分明是一对,妙姐儿也十分乐意,这种情况下他到底要不要出现棒打鸳鸯,阻止妙姐儿继续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