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窗外的蜥蜴先生 > 第58章 时间的尽头
    蓝草咖啡的后门,半夏坐在台阶上有一调没一调地拉她的莫扎特。

    来上班的咖啡师小吴看见她有些诧异。

    “小夏今天怎么来了,老板娘不是说你最近都请假吗?”

    半夏唔了一声,“来这里待一会,静静心。”

    此刻正当黄昏,酒吧一条街最热闹的夜晚即将来临。

    前门大街车来车往,喇叭响个不停。后门的巷子里,停了几辆送货的皮卡车,搬运工吆喝着来来回回地抬物料。

    几个还没上班的妹子蹲在角落补妆,顺便叽叽喳喳聊着心事。

    最是市井喧哗,灯红酒绿之处。哪里找得到安静?

    小吴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拉开蓝草的后门进去了。

    蹲在角落里的一个小姑娘似乎是失恋了,说着说着哇一声哭了出来。

    她的小姐妹安慰她,“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旧的去了还有新的,哭啥?”

    “没事没事,你别急着哭,没准明天又和好了。左右都在一个酒吧,时间还长着呢。”

    时间还长着呢。

    旧的去了还有新的。

    半夏的琴声慢悠悠的,连连绵绵混迹在这一片喧闹之中。

    明天就第七天。也碰巧是她专业课期末演奏会的日子。

    哪怕再怎么调整心态,到了这个夜晚心底终究有些东西按压不住了。

    今天,小莲没有跟她去学校。放学的时候,她也没有马上回家,反而是不知为什么,游荡到这个自己从前熟悉的地方。

    从前,一个人,一把琴,心中了无牵挂。

    如今,夕阳小巷,独奏鸣琴,心中千丝万缕系着一个人。

    出租房内。

    桌上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电脑前的小莲爬到手机前。

    屏幕上,小萧爱音乐的头像兴奋地跳动着。

    “红啦,《追鱼》真的红了。就在刚刚,已经登顶新歌周榜第一了。”手机那一头的男人雀跃不已。

    这一首由赤莲原创,自己协同帮忙包装发布的歌曲。

    从头到尾,就他们两个人搞定,短短时间里却在国内流量最大的音乐网站上登顶。

    这是众多财力雄厚的公司都未必能做到的战绩,让小萧激动异常。

    “我们公司的副总听说这首歌就是来自被他退稿的Demo,悔得肠子都青了,又不好意思承认,如今每天开会都在阴阳怪气。哈哈,我真该把他的表情拍两张给你看看。”

    “我们柏总监想让我联系你,重新谈一谈合作的事。虽然我私心是很希望和你合作的。但我看着现在的势头,觉得你应该等一等,估计多得是好平台和机会供你选择,看稳了再签约,我听小道消息说,V站背后的VY集团也有向你递出橄榄枝的意向。”

    赤莲平静的声音响起,“这些都不重要,以后再说把。”

    “这怎么可能不重要!”小萧在电话那头几乎要跳起来,“阿莲,VY集团的意义你不会不知道吧?行业内最大的巨头!他们家的业务涵盖了几乎所有的各影音领域。”

    “你要签了VY,你就不仅仅是原创音乐人。动漫,影视,各领域的合作都有机会接触得到。飞升成神指日可待啊。”

    他咽了咽口水,“阿莲,你是不是不明白,这能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你知道行业内有多少人跪着求着想要这样的机会吗?”

    无论他说得怎样唾沫横飞,手机另一头的那个人,似乎依旧对这样的好消息无动于衷。

    那低沉的声音只是在最后缓缓说了一句,“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啊。当然。什么事,你说?”肖制作人愣了愣。

    “我刚刚做好一首新歌……”赤莲说。

    “天呐,OMG。你又有新歌了。我说你这效率也太高了。诶,你每天是二十四个小时都不睡觉的吗?还是一天有四十八小时。”

    “……”

    “啊,抱歉,抱歉,是我激动了。新歌什么情况,是需要我帮忙什么……什么?帮你明天在V站发布这首歌?”

    “是的,想请你帮忙发布这首新歌。”赤莲的声音轻轻说道,“除此之外,我申请了一个V站的子账号,具有管理权限,可以提取一定比例的收入分成。我想把这个子账号给你,以后……如果我没空,请你帮忙处理平台上这几首歌曲的相关事项。”

    “啊,这个,那什么……我。”小萧被凌冬突如其来的话刺激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能理解赤莲这样的音乐人,只喜欢埋头创作,对各种宣传和自我包装不感兴趣,也不熟悉。

    因为他对行业内的熟悉,加上是赤莲的铁杆粉丝,便一直以私人的身份,帮忙赤莲在转换平台和推广新歌曲上出了一份力。

    但在他眼里,这些纯属于给朋友帮忙,只是因为不忍见明珠蒙尘的义务工作。

    想不到凌冬居然能给自己这样回报和信任。

    在新歌蹿红的当头,给提出自己分成的建议。几乎算是聘请自己做他的私人经济人了。

    一时间这位年轻的制作人生出肝胆相照,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来。

    “当然,我当然可以,如果你是这样想的,就把宣发相关的琐事都交给我就好。提成什么的……害,谢谢兄弟了。”萧制作人有点扭扭捏捏,“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自己发布新歌呢?”

    “我最近或许有一点事。”手机的那一头,赤莲古怪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变得慎重起来,“以后,这几首歌就拜托给你了。如果可以……尽量让它们多挣一点钱。”

    “没问题,兄弟。是你太低估自己了。”小萧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你保持这样的创作水平。别说多挣一点,老婆本我都包你能挣来。”

    手机的那一边停滞了很久,才传来轻轻的一声嗯。

    “那就拜托了,谢谢你。”

    半夏回到家的时候。小莲还坐在电脑面前捣鼓他的歌曲。

    他转回头看见半夏,高兴地吐了吐舌头,屏幕上音轨的波纹倒映在那双清透的眼眸里。

    “新歌写好了吗?”半夏凑到他的旁边,给他一个甜甜的吻。

    “嗯,已经好了。还差最后的混音。”小莲说,“你的期末考试呢,准备得怎么样了?”

    “那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考试很厉害的。”

    “半夏,你可以帮忙把V站上的钱转出来一下吗?”

    “好啊。”半夏放下琴盒,接过桌面上的鼠标。

    。

    她这才惊讶地发现,几天时间而已,小莲的《追鱼》登上了V站新歌排行版第一名,账户上的金额已经累积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值。

    小莲操作电脑自然是没她方便。半夏动作利索地帮忙他从赤莲的账户上提取了现金。

    “记得住怎么操作了吗?”

    “嗯。”

    “以后……要经常上线取一下钱。”

    在她点击鼠标的时候,小莲的声音非常轻地说道。

    半夏快速滑动的手指顿住了,许久之后,才又轻轻地嗯了一声。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窗外的风刮得很大。呼啸的北风砰砰摇晃着玻璃。

    半夏盘膝坐在小莲身边,陪着他压缩母带,守着他忙忙碌碌,看着他完成赤莲最新的一首歌曲。

    在那些循环反复的单一音轨声中,她慢慢闭上眼睛陷入混沌中。

    恍惚中有一双手臂把她抱上床,从身后搂住了她,轻轻吻她的脖颈。

    半夏转过身,反手抱紧他的月要,把自己的头脸埋进那略微冰冷的胸膛。

    床上的半夏已经进入梦乡,黑色的小蜥蜴守在枕头边,静静看着那张面孔看了许久。

    冬夜的屋子里光线很暗,窗外北风呼啸,成片的龙眼树林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

    电脑屏幕的莹光打在那个睡在床上的女孩脸上,勾勒出柔和的线条轮廓。

    到了这样最后的时刻,凌冬居然发现自己的内心一片澄静,已经不再畏惧即将到来的一切。

    谢谢你,这样坚定地给了我这般温柔的陪伴。

    睡着的半夏翻了一个身,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搁在了枕头上。

    黑色的小蜥蜴凑上前,轻轻亲吻那只手,逐一吻过那些因为练琴而生了薄茧的手指。

    加油啊半夏,不论我发生了什么,你都一定要好好的。

    呼呼的风声中,半夏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的凌冬学长片叶不沾身地站在一片黑色的森林中。

    他沉默地看着自己,浑身上下突然蒙上了一层诡异的白色,就像是守宫蜕皮之时蒙在身上的那层白色薄膜。

    乌黑的头发变为黑色,水洗的双眸转为灰白,茫然无措地朝自己看过来。

    污黑的藤蔓爬大地,缠绕住他的双手,把他缓缓吊上半空,呆上祭台一般的巨大钢琴上。

    面无表情的亡灵之神出现在半空,时钟的双针重叠,巨大的悲鸣声响起,锋利的镰刀从天而降,斩向被捆束在祭台上的那具苍白身躯。

    半夏从梦中惊醒,一把掀开被子,在床上一通摸索。找到了蜷着身体,安睡在自己身边的小莲。

    小莲的黑甲明亮,呼吸沉静,尾巴轻轻地动了动,睡得十分安稳。

    半夏这才松了口气,捂住怦怦直跳的胸口,轻轻抱起他,把他带在自己的身边。

    这已经是第七天的早晨。

    管弦乐表演系小提琴专业大二的期末考试现场。

    每个学生演奏时长五十分钟,再加上休息时间,考试进展的速度很慢,要持续数日的时间才能全部结束。

    休息室内,尚小月拿着琴找到半夏,“再有一场就轮到我了,你什么时候上场?”

    半夏不知为什么坐在椅子上有些魂不守舍,手里抱着她的那只守宫,半天才回过神道,“啊,我还早呢,好像是今天的最后一个。怎么也得到傍晚了。你先去吧。”

    休息室里,光阴在慢慢流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舞台上的曲乐声徐徐传来,后台里等着的人一个个的少了。

    太阳都快下山了,一切还都这么平静。

    没准今天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半夏心底这样期待起来。

    或许从此不会再蜕皮,时间也不会再减少。就以这个模样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不用再担心他会消失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

    她低头手心里的小莲,小莲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她的手心。

    半夏就笑了:“我们晚上……”

    话才说到一半,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纯黑色的小莲在她的视线中,突然之间蒙上了一层迷雾似的白色。朦朦胧胧的死白色紧紧包裹着他的身躯。看上去诡异又奇怪。

    小莲看着半夏错愕的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张嘴咬住了自己的手。

    在半夏屏住呼吸的视线里,他轻轻一拉,就拉扯下来一截完整的手套似的白色薄膜。

    褪下白膜后的手掌,不再是从前凝固而纯黑的手臂。

    那截手臂由一团五色的光晕凝成,光华流转,梦幻似的色泽,不类人间活物。

    小莲看着自己五彩斑斓的手臂,伸手收张了一下手指,那发着光的手掌便在空气中溃散开来。

    五彩的小小光球,星星点点,浮游过半夏的眼前,渐渐升高,失去色泽,泯无踪迹。

    小莲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从小臂到手掌的那一截都消失了。

    断口处依旧是五彩斑斓的光点,外面裹着一层薄薄的白色薄膜。

    看上去比琉璃还易碎,消散只在一瞬之间。

    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时间了。

    他抬头去看半夏,半夏的眼眶全红了。

    “到你上场了,快去吧。”小莲笑着说。

    “不可能的。我不去了。”半夏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地从口中挤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管他是考试还是比赛。我哪儿也不去。我在这里陪着你。”

    “可是我想要听你的琴声啊。”小莲抬头看着她,“真的,求你了。最后的时刻,只想听着你的琴声。”

    半夏的手,是拿琴的手,持续演奏数个小时,都可稳而不颤。

    但这一刻,她红着眼眶,手掌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

    “去吧,去舞台上。让我看你在灯光下的样子,听你在舞台上的琴声。这样我就不会害怕,心里还感到很幸福。”

    “一直以来,都承蒙你的照顾。这是最后一次,辛苦你,请你再忍耐一下。”

    舞台上的报幕声响了起来,主持人宣读了半夏的名字。

    半夏咬着牙,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将小莲放在对着门的桌面上。

    哪怕她极尽小心,还是在放下的那一瞬间,从那手臂的截断面飞散出几了点细碎的彩光。

    半夏视线中的小莲模糊了,那些飞散的彩色光点,也变得像是霓虹彩灯一般朦朦胧胧。

    她伸手抹一把眼睛,发现是自己的双眼被泪水蒙住了。

    “去吧,不要回头。我一直在这里看着你。”视线中,五彩斑斓的小莲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