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窗外的蜥蜴先生 > 第3章 它是不是死了?
    午休时间,校园的广播正播放着钢琴曲,播放的是榕音某位学生去年拿下拉赫玛尼诺夫国际钢琴大赛金奖的现场录音。

    拉赛这样世界级的音乐比赛,并非是普通人努努力就能够够得着的成就。即便放眼全国,取得过拉赛优秀名次的钢琴家也屈指可数。获奖者得到的不仅仅是名誉,更能获得无数知名音乐会的签约合同,可以算是一曲成名天下知。

    此事曾在国内古典音乐领域轰动一时,也给榕音荣誉墙添上了光鲜亮丽的厚厚一笔。榕音学子无不与有荣焉,对此津津乐道。即便到了如今,电台里的播音员解说这件事的时候依旧充满兴奋和崇拜之情。

    广播里钢琴细密的音色和连绵的泛音形成了节奏强劲的鸣响,生动地模拟了乡野林间欢快的钟声。这是一首炫技作品,演奏者高超的技巧,令人折服。

    “凌学长那种对音色的绝对掌控力太令人震撼了。天呐,哪怕是李斯特这样炫技的作品,他都能做到音色上的完美无缺,简直像神一样。”走在校道上的潘雪梅受琴声影响,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夏啊,你见过凌学长吗?我可是他的脑残粉。可惜他今年已经不怎么来学校了,一直没机会见到他。”

    走在她身边的半夏背着琴盒和书包,手上拿着一截枯枝,正边走边埋头拨弄路边的灌木。

    听到这话,随口唔了一句,“去年在学校的新年音乐年会上有见过一面,这位学长好像比较不怎么爱搭理人,就没说上话。”

    半夏对校园中的各路人物不太感兴趣,能记得这位学长的名字,还是因为他在学校内实在过于出名。

    “啊,你居然见过他!他怎么样?我男神的琴声现场听起来是不是特别震撼?”潘雪梅兴奋起来,羊绒小短裙的裙摆在原地打了个转。

    “技巧确实无与伦比,”半夏放弃了手中的树枝,“可是我总觉得……好像少点什么。”

    大冬天的,想要找一只活的虫子,好像也不太容易啊。

    “能少什么!”潘雪梅差点跳起来,“他可是拉赛的冠军。拉赛!你知不知什么是拉赛!”

    “没有,没有,这是我自己胡扯的。”半夏眼看自己的好友生气了,连连摆手,听着广播中的琴声思想了想,“他的技巧几乎像教科书一样完美。可是说真的,我听他的琴声,总觉得没有那种,就是那种像烟火一样五颜六色的东西。”

    潘雪梅不满地白了她一眼:“你那都是什么瞎比喻。什么叫烟火一样的东西?”

    但她的潜意识中,又对自己好朋友的耳朵是十分信服,于是最终还是推了推半夏,“那你说说看,你在谁的琴声里听到过那种东西?我也好去膜拜一下。”

    “那些钢琴大师就不提了。现实中呢,在我小的时候,确实有听过一次。”半夏一只手指点着下巴,“隔壁院子的慕爷爷家里,就有过一个弹钢琴的孩子。怎么说呢,他的琴声,就有五彩斑斓的颜色。到今天我都忘不了那个声音。”

    “小……小时候?那时候你是几岁?”

    “不记得了,大概我六七岁的时候吧。”

    “六七岁?什么啊,你居然拿一个小屁孩和我男神比较。”

    “对对对,你男神最牛。”半夏不想再刺激她,顺着毛撸,“可是那孩子真的弹得很好。小时候,每一个暑假他都会从城里过来,在慕爷爷家里弹琴,那时候我们那还经常一起玩呢。”

    那好像是一个总穿得干干净净,比小姑娘还要漂亮的男孩子。

    他是叫什么名字的呢?

    半夏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她已经记不起那位童年玩伴的名字和面貌。如今深深留在自己记忆中的,只有当年那虽然稚嫩,但却浓墨重彩,令人迷醉的钢琴声。

    =====

    榕城音乐学院简称榕音,地处榕城郊区的大学城。自从大学城在这里落地之后,周边许多当地的居民都翻新了自己的住宅,以收租为生。

    这种类型的自建房往往盖得密集又拥挤,每一层楼都尽可能多地隔出更多的小套间,专门用来出租给学生和周边文创园的员工。英姐便是这其中的一员。

    午后,打了一晚上麻将刚刚起床的英姐穿着睡衣,正在水池前刷牙,看见住三楼最里间的那个小姑娘难得地大中午回来,连忙呸了口里泡泡喊住了她,“小夏,该交房租了啊。”

    半夏租的房子位于三楼楼道拐角,面积很小,一个月房只要租三百,算是附近最便宜的那一拨。当然屋内的条件十分简陋,离学校相对也有些远。往日里午休时间,她一般待在学校的琴房或者图书馆,很少特意回来一趟。

    “知道啦,英姐,很快就给你转啊。”半夏背着琴盒和书包,口里答应着,飞快上了楼道。

    携带着一股新鲜的冷风推开门,小小的出租屋内和往常一样静悄悄的。

    一溜摆在墙边的几个碟子整整齐齐,里面的食物也没有任何被碰过的痕迹。

    毛巾里的蜥蜴保持着半夏离开时的姿势,蜷成一团,毫无反应。

    “嗨,我回来了。”

    “你什么都没吃,是吃不习惯这些东西吗?”

    团在毛巾里墨黑的身躯一动不动,死气沉沉。

    “那个……你睡着了吗?”

    “喂,嗨,听得到我说话吗?”

    半夏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太妙的预感。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戳了那只蜥蜴一下。那个昨夜带着一身雨水闯入屋内,踩上自己手心的家伙,软绵绵地随着手指的力道倒向一边。

    昨夜大风大雨,没看清楚。如今正午时分,光线明亮,半夏这才发现,蜥蜴的身上不仅满是泥污,更有不少细小的伤口。尤其在后背肩胛骨的位置,撕裂了一道明显的口子。

    它是不是死了?

    这个可怕的念头抑制不住地在半夏心中涌现出来。

    这一瞬间,昨夜似梦非梦之间,那个苍白消瘦,后背带着伤口的身躯和眼前的蜥蜴重叠了。

    难不成一只会说人话的神奇蜥蜴,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家里?

    不对,它或许不止会说话,没准还能在半夜变成一位成年的人类。

    说不准一个成年的,男性的尸体,会突然不着片褛地出现在自己狭窄的出租屋内!

    这个惊悚的念头闪过之后,半夏的一颗心顿时被剖成了两半,一半为这条生命可怜的结局难过,一半为自己有可能遭遇恐怖事件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