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15章 温糖 他是故意的吧?
    下午两点半,陆允晏回别墅时,温唐在泳池旁边的沙滩躺椅上睡着了,脸上盖着一本书,《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温唐换了白色的T恤,下面是一条碎花雪纺裙,裙子很柔软蓬松,她躺在那,裙子自然地从躺椅上垂下,女孩皮肤很白,阳光的照耀下,更白,透着淡淡的粉,白皙的耳尖从厚厚的乌发里露出来一点。

    陆允晏站在旁边好整以暇地看了她一会,拿开了她脸上的书。

    温唐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痒,睁开眼来,是陆允晏在亲她,她睁开眼不久,他的吻从她的脸颊落到她唇上。

    温唐不得不攀到陆允晏肩膀上,她只是轻轻推了下他,她的手被他握住,十指相并,吻没有结束,他撬开了她的贝齿。

    过了可能有十分钟吧,陆允晏终于松开了她,而她还保持躺在躺椅上的姿势。

    温唐红着脸颊把自己坐起来,问他:“你为什么一回来就亲我?”

    陆允晏道:“我想吻醒睡美人。”

    “……”

    这个男人,不撩她不行吗,他不知道自己有多有魅力吗,他哪怕只是一个专注的眼神,都会让她沦陷,更何况是这样的甜言蜜语。

    温唐从躺椅上起身,站在陆允晏面前,陆允晏个子有一米□□,比她高了不少,她和他这样面对面站着,只能打齐他的肩膀,旁边是湛蓝清澈的池水,温唐问他:“我这身好看吗?”

    温唐现在穿的这身,是陆允晏给她买的那堆新衣服里面选的。

    陆允晏没有立即回答,她看见他镜片下精致的桃花眼将她上下打量,似乎打量了两遍了,迟迟没有作答。

    “不好看吗?”温唐问。

    他终于说话:“小仙女。”

    “……”

    温唐呼吸变乱,心里乐开了花。

    “这本书是在你书房里拿的。”温唐走过去,捡起被陆允晏放到另外一张躺椅上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陆允晏:“是不是太无聊了?”

    “也没有,这里环境太好了,适合看书,”温唐笑了起来,抱着书在原来那张椅子坐下,漂亮的脸蛋多出几分娇俏:“你知道吗,我以前就幻想过在这样悠闲的下午,沐浴着阳光,躺着椅子上看书,旁边是蓝色的水池或者海洋,今天它都实现了!”

    陆允晏在对面那张椅子坐了下来,宽阔的身子微躬,他的目光注视着温唐,“你还幻想过什么,说出来听听。”

    温唐道:“干什么呀。”

    陆允晏:“我看看能不能都帮你实现了。”

    温唐被他迷得发了晕,她抿了下唇,抱着书走过去,往陆允晏的脸颊亲了口,道:“现在就有个想让你实现。”

    “嗯?”陆允晏似乎很喜欢她主动吻他,嘴角现出那对括号,俊得迷人。

    “你跟我走。”温唐把手塞到陆允晏掌心里,将他拉起来。

    她带他慢悠悠走到别墅顶层,再走过一个长长的走廊,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怎么了?”男人问,温唐注意到陆允晏的神色似乎产生了变化。

    但转瞬而逝,她刚捕捉到,他就变回了正常。

    温唐道:“这个房间……好像是锁着的,我可以看看里面吗?”

    不是她无聊,而是她没见过世面,所以通过微信取得陆允晏同意后,她真的将这个大别墅的房间一间一间去看了,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

    她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大的房子,这里有健身房,书房,台球厅,茶室,还有小型电影院,她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应有尽有,她想了解这个别墅的五脏六腑,可是当逛到顶层的时候,发现顶层的这间房是锁着的,其他地方都没有锁,唯独这间。

    如果不能看也没关系,是陆允晏的温柔和耐心给了温唐胆量,他要是告诉她,里面不能随便看,她就不看了。

    “里面是一间画室。”陆允晏说。

    “可以进去看看吗?”温唐道。

    她看见陆允晏犹豫了一会,而后捏住她的脸颊,“你是个好奇宝宝吗。”

    像是在调侃她。

    温唐脸一红:“不可以看也没关系,那我不看了。”

    空气安静了会,她听见陆允晏说:“里面的确没有什么,”他摸到她头上,“会游泳吗,我们去游泳。”

    温唐道:“我会,明大要求过五十米泳测才能毕业,我大一就报过游泳课。”

    “不过,你这里没有我的泳衣。”

    陆允晏道:“小事儿,我让人给你送来。”

    他握住她的手,道:“走。”

    温唐跟着陆允晏走了一会,却停下来,拽住陆允晏的衬衫袖子。

    陆允晏低头看她:“怎么了?”

    温唐道:“我还是想看看里面,可以吗?”

    她指的是那个房间。

    或许是温唐敏感吧,她总觉得那个锁着的房间并不简单,她把自己的身和心都交给陆允晏了,她觉得,如果他有什么秘密,也不应该瞒着她。

    陆允晏沉默了会,道:“那你等我会,我得先去找钥匙。”

    温唐点了下头。

    他没有拒绝了,也许只是一个画室吧,温唐也希望只是一个画室那么简单。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不安起来。

    这种不安的感觉从何而来,她也说不清楚。

    陆允晏没有让她等太久,五分钟后,回来了,手里攥着一把钥匙,他给温唐打开了那个房间的门。

    门打开,里面有一股浓浓的颜料味,里面的确是一个画室,而已。

    窗帘是敞开的,但是窗户紧闭,这里的空气并不流通,所以味道并不怎么好闻,中间是个画架,上面有一幅未做完的画,是幅风景油画。

    “这是你画的吗?”温唐问。

    陆允晏嗯了声。

    “你画得很棒啊,为什么不画完?”

    “突然失去了兴趣。”

    温唐看了下他,目光重新回到没有画完的那幅画上:“我小时候也学过画,但是我没有画画天赋,也不是很感兴趣,后来我爸妈干脆就不浪费学费让我学了,让我改学二胡。”

    “二胡?”陆允晏看她,似乎觉得二胡跟她的气质很不搭。

    温唐点点头,“我二胡过十级了的。”

    陆允晏笑了下。

    温唐道:“我突然想拉二胡给你听。”

    陆允晏揉揉她脑袋:“那真是可惜,我这里并没有二胡。”

    温唐露出有点遗憾的表情。

    她将这个偌大的画室逛了一圈,回头看看一直跟在她后面陪着她的陆允晏,问道:“为什么要将这个画室锁起来啊?”

    陆允晏过了会才回答她:“我也忘记我为什么会锁它了。”

    总裁日理万机,这样一间小画室什么时候锁的,为什么锁了,记不住也很正常,看来真是她想多了,她也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就像抽盲盒,还剩下一个没抽,是会忍不住的。

    温唐对画画本来就不怎么来电,逛了一遍又没发现什么好玩的,对这个画室就没了兴趣,转头对陆允晏道:“你快让人给我送泳衣吧。”

    陆允晏看着她,浅笑了下:“嗯。”

    “我们出去吧,这里面有味儿。”陆允晏道。

    就算陆允晏不说她也要出去了的,温唐点点头,走在陆允晏前面出去。

    陆允晏也出来后,她看见他将房门拉关上,而后准备锁门,温唐道:“你为什么又要锁它?”

    陆允晏顿了一下,指尖的钥匙收回,他掀起眸,声线轻慢:“我也不知道。”

    “……”温唐看着他。

    有问题,陆允晏,你有问题。

    陆允晏将钥匙揣进兜里,“糖糖,我不锁了。”

    空气安静几秒,温唐哦了声,道:“那我们走吧。”

    陆允晏走过来搂住她,在她脸颊亲了口。

    温唐心想,可能是陆允晏下意识的反应吧,就像她离开家要锁门一样,可能他比较宝贵他自己画的那些画,就像她宝贝自己写满心事的日记本,要买一个小锁锁起来。

    “为什么这个泳衣,是这样的啊。”温唐看到陆允晏叫人送来的泳衣,却不想穿。

    太性感了,是套粉色比基尼,她学校里其实有泳衣,比较保守,她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泳衣,也不敢挑战。

    “害羞?”陆允晏似乎很喜欢看她害羞的样子,眼尾带笑,他绝对是故意的。

    他越是这样,越激起了温唐的挑战欲。

    比基尼就比基尼,她身上哪个地方不被他看光了,这里除了他们两个,也没有旁人,穿一穿也无所谓。

    温唐就勇敢地去换衣服去了。

    走出来时,陆允晏直白地打量她,瞳色很深。

    温唐不想让他看了,抱着手臂想下水,陆允晏对她张开了手臂,他看着她,道:“跳下来。”

    温唐瞅了他一眼,不在怕的,真的跳下去了。

    陆允晏稳当当地将她接进怀里。

    “我们来比赛,看谁……”温唐正说着话,锁骨一热,陆允晏竟然咬她。

    他属狗的吗,好爱咬她。

    “你刚才想说什么?”陆允晏终于松开了她,对她问。

    这回轮到温唐情难自已了,他此时脸上戴的即便从禁欲的金丝边眼镜换成了黑色的泳镜,也还是好帅,他的怀抱很结实,好舒服,她喜欢被他抱着,在他怀里很有安全感,她想亲吻他。

    过了几秒,温唐的唇真的送到了陆允晏脸颊上,她攀住他的脖子。

    亲了他两口,才道:“我们来比赛,看谁先游到对面。”

    陆允晏道:“你游不过我。”

    “……”

    “陆先生,你好自信啊。”温唐阴阳怪气地说。

    陆允晏抱着她靠到岸边,然后松开了她,正过身。

    温唐道:“我数到一,比赛开始!”

    陆允晏依她,嗯了声。

    “三……”温唐三了好一会,数到“二!”的时候像条调皮的鱼,直接游了出去,没有遵守自己定下的游戏规则。

    她也知道她游不过陆允晏的,只能耍赖了。

    陆允晏笑了下,纵身向前,水面拍打出浪花。

    他们在泳池里欢快地游了许久,温唐被陆允晏拥着在泳池里亲吻。

    这个画面温唐以前没有脑补过,可是在电影里看见过,她跟陆允晏谈恋爱,似乎做了好多电影里才会发生的事。

    好浪漫好浪漫,如果亲到后面,陆允晏没有在泳池里办了她一次的话。

    一开始温唐是没办法接受在这样敞开的地方,头顶蓝天,四周无墙,虽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她真的放不开,可陆允晏就是有那种本事说服她。

    太阳要落山的时候,泳池的温度变低,陆允晏将温唐抱上岸。

    他们出门吃过晚饭,温唐坐陆允晏的私飞回到明城,陆允晏晚上有局,让罗媛将她从机场送回的学校。

    “糖糖,你第一次夜不归宿诶,不对,两次!上次是我和你一起,所以那次不算了吧就。”韩米趴在床头,撩开帘子,跟温唐聊天。

    “……”

    温唐脸颊贴在枕头上,道:“谢谢你帮我跟阿姨请假。”

    “这种小事情就不要说谢啦。”韩米摆摆手,然后去推温唐,“糖糖,昨天下午和今天一整天你都是跟陆总在一起吗?”

    温唐小声地嗯了声。

    跟男人在外头过夜,这是温唐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她从小就是一个很乖的人,上课不会迟到,作业绝对按时写,如果李晓萍知道她女儿昨晚被一个男人睡了,她会骂她的吧?但是这个男人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啊。

    其实她回到宿舍不久,有偷偷用手机搜索过带小雨伞是不是就安全了不会怀孕的事情。

    她规矩惯了,不想还没毕业就意外怀孕。

    “你们有没有……接吻?”韩米问她。

    何止接吻,都上过床了。

    温唐脸颊变红,对韩米点了下头。

    “舌吻?”韩米问的真的好直白。

    温唐只能又点了下头。

    韩米盯着她红扑扑的脸,在笑。

    “你笑什么啊,睡觉了。”温唐用被子蒙住脸。

    周一,还没到上班时间,金毓的电梯已经开始忙碌,温唐照样提前到了公司,她发现今天公司很不一样,大厅挂了很多气球和彩带,从外面到电梯捕有长长的红色地毯。

    温唐在电梯里遇见了上司许蓝楚。

    “温唐,你吃早点没?”许蓝楚问她。

    “吃了的。”温唐道。

    许蓝楚道:“想不想再吃一顿?我请你,你帮我去买李记那家灌汤包。”

    “……”

    “不用了经理,我早餐在学校食堂吃的,吃得很饱吃不下了,不过我可以去帮你去买灌汤包。”温唐不是第一次帮许蓝楚跑腿买早餐了,对此已经习惯,买个早餐也没什么,小事一桩。

    许蓝楚道:“好,那谢谢你了,那你快去吧,钱我用微信转你。”

    温唐嗯了声。

    这家灌汤包店很受欢迎,每次都要排老长的队才能买到,可能许蓝楚也知道这家店受欢迎,让温唐买这家店包子的时候,没有给她限定时间,温唐买完灌汤包,已经是二十多分钟后的事了,她提着包子回到公司,发现氛围很不一样,不少人围在一起好像在讨论什么激动的事,她隐约听到“总部”和“好帅”这两个字。

    她把包子交给许蓝楚之后,走到自己的工位,发现桌上多了个金色的盒子。

    不仅她的桌子,其他人工位上都多了一个金色的盒子,盒子上面有蝴蝶结和金毓的LOGO。

    “发生什么了吗?”温唐对旁边的凃乐乐问。

    “哎呀温唐,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啊,你知道吗!刚才总部的老总来我们部门发月饼了,陆总空降诶!!”凃乐乐道。

    “啊?”

    “他亲自!给每个部门都发了月饼!!而且从我们部门第一个发的!现在估计去人事部了,陆总好帅啊,炸裂的那种帅你知道吗,哎,你上次见过他一次的啊!!!上次座谈会抽到你去的!”凃乐乐很激动。

    温唐目光投到桌上的那个金色袋子,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她知道,但这个月饼是陆允晏亲自发的吗。

    他今天要来公司发月饼,昨天怎么都没有跟她说一声?

    “林漾说,陆总把办公地点挪到了分部来,要在分部直管三个月诶!我的天啦,那岂不是说我们以后可以经常看见他?他实在太帅了啊!”凃乐乐说。

    “……”

    温唐心脏扑通扑通了一下,自恋地想,他突然空降,是为了她吗?

    是的吧?

    温唐咬了下唇,面颊变得很红润,觉得自己好幸福,她坐下,将那个金色的袋子打开。

    她刚把月饼从袋子里拿出来,凃乐乐的脑袋就支了过来,“温唐!你的月饼怎么是粉色的??而且上面还有心形?!!”

    温唐被她这样的激动吓了一跳,同时心也在跳,血液往上涌,转头看凃乐乐桌上的月饼:“你们的……不是吗?”

    她其实已经看到了凃乐乐的月饼,是金黄色的,花样很好看,但跟她的完全不一样,上面没有心形,只印有金毓的LOGO。

    “不是啊,我们的月饼都长一个样,就你的跟我们不一样!!”凃乐乐口气很夸张。

    这时候,林漾转过椅子来说:“你们看群里,总裁办高特助说话了。”

    金毓明城分部员工总群:【总裁办高特助:想必现在大家都收到陆总发的月饼了吧,陆总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这些月饼里有彩蛋,收到彩蛋月饼的员工可以获得陆总发的大红包哦,彩蛋是一个粉色的月饼,上面有心形。】

    “…………”

    “…………!!”

    法务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温唐身上。

    温唐想用枕头蒙住自己,心想,你们别看我啊。

    她才不稀罕陆允晏的什么大红包呢。

    陆允晏他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

    “卧槽,温唐!!你运气也太好了吧!!!!!”凃乐乐超级激动,好像中彩蛋的那个人是她一样。

    半分钟后,大群里弹出一条提示:“总裁办高特助”邀请“Ly”加入了群聊。

    又过了半分钟,群里跳出一个红灿灿的红包,上面是简单的“中秋快乐”几个字。

    发红包的人,就是这个“Ly”。

    别人可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温唐有陆允晏的微信,对他的头像不能再熟悉了。

    “温唐,快领啊!!!!”凃乐乐喊她。

    温唐没敢动。

    周葆苑笑:“温唐可能是不敢领,要我我也不敢领,老总的红包谁敢领。”

    凃乐乐道:“有什么不敢的啊!这是上头故意给我们的惊喜啊!”

    “温唐,你不领我帮你领了啊,我领完后再转给你。”有个男员工说,有点开玩笑的语气。

    凃乐乐道:“关你什么事啊,这肯定要温唐自己领啊,不然老总可能以为温唐不给他面子,你想要温唐得罪老总吗!”

    真让一个男同事帮自己领了,陆允晏应该会不高兴,那份合约她可是记得的,温唐便没有犹豫了,指尖往那个红色的大红包戳了下。

    ——888。

    他竟然,包了一个这么大的红包。

    “卧槽,八百八十八!!!”凃乐乐支过脑袋来看,叫出声来。

    “呜呜呜老总好大方,抽到彩蛋的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凃乐乐嗷叫。

    周葆苑道:“我们只能期待国庆节的彩蛋了。”

    凃乐乐道:“不过,我感觉粉色的月饼应该没有金色的月饼好吃。”她这样安慰自己。

    “恭喜你温唐。”林漾说。

    “你不给陆总发个谢谢吗?”周葆苑发现温唐领完红包就没有下文了,群里可能都还有人不知道红包被她领了。

    天了,她才不要在公司大群里说话,她不要,她拒绝。

    “可以……不谢吗?”温唐道。

    “这样陆总会认为你没有礼貌的,还是感谢一下吧。”凃乐乐也说。

    温唐心想,她等会见到陆允晏,会用亲亲感谢他,就不要在群里冒泡了吧。

    低调一点。

    可是没过多久,那个金特助突然又冒了出来:【总裁办金特助:恭喜“法务部员工温唐”获得彩蛋和陆总的红包,你太幸运了!】

    温唐:“…………”

    都被直接点名了,这次温唐没法再装死,只能发了个谢谢老板的表情包到群里。

    好在很快就有好多条恭喜她或者好羡慕她之类的话刷屏,将她的表情包顶了上去。

    凃乐乐道:“你发个表情包就完了?”

    温唐点了下头,很慢地挪到椅子上坐下。

    “好吧好吧,陆总应该也不会那么小气,这也是图个开心,现在群里好嗨,平时大群可贼冷了,现在好多人在冒泡。”凃乐乐道。

    温唐和桌上那个粉色的月饼大眼瞪小眼了一会,想到什么,重新拿起手机,点开陆允晏的微信,给他私发了一个三百六十八块的红包过去。

    陆允晏可能在看手机,很快就回复了她,是个问号。

    温唐道:【你快收。】

    那头过了会,将她的红包收下了。

    陆允晏:【怎么,嫌我给你包得太多?】

    温唐红着脸颊,咬着唇,没回复他了,撂了手机,这个时候许蓝楚也走过来将一份合同丢到她桌上:“收了红包就应该更努力干活,给你半个小时,把这个合同审了。”

    温唐对许蓝楚点了下头,低头开始工作。

    她也想很认真专注地干活,可为什么脑子里都是陆允晏,都怪他,大早上的,扰乱了她的心智,影响她工作!

    没过多久,她手机振了下,弹出一条微信消息。

    陆允晏:【我懂了糖糖。】

    陆允晏:【520。】

    温唐呼吸停了一下,小羽毛在心口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