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温糖上瘾 > 第8章 温糖 醉酒
    陆允晏从黑皮文件包里,掏出一沓纸。

    温唐惊讶又好奇。

    而后他将车内的灯开得通亮,温唐极清晰地看见了陆允晏冷严的脸。

    他的儒雅仿佛只是伪装,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可这大大激起了温唐对他的**,她想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的律师拟的,希望你认真把它看完。”陆允晏将他口中的合约递到温唐面前。

    温唐反复看了两遍合约的标题——恋爱合约。

    里面有许多条款,温唐是学法的,很快就注意到这份合约的诡异之处。

    “你有……精神洁癖?”温唐对陆允晏问出这个问题时,眼睫毛轻颤。

    合约里白纸黑字要求,如果她和陆允晏谈恋爱,必须和一切异性断绝关系,除了父亲和弟弟,工作和生活中,也尽量避免和异性产生接触。

    如果有过恋爱史,不能隐瞒。

    “嗯,我占有欲很强,这一点,你可以接受吗?”陆允晏同她打着商量的语气,然而眼底是势在必得,温唐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像抛了铁网,他想锁住她,她无法逃脱。

    仅这一条温唐就觉得窒息。

    后面还有诸如她必须是处.女的条款。

    “我可以说我没法接受吗?”温唐道。

    陆允晏看了看她,眸色很深:“你和我分手那天,合约会自动终止,你将获得高额分手费和一套落于御兴港的别墅。”

    “……”

    陆允晏:“如果你觉得这个合约上拟定的分手补偿不够,可以加。”

    温唐眼皮都在轻轻地抽动:“你每次谈恋爱,都会跟恋爱对象签这样的合约吗?”

    陆允晏:“糖糖,我说过,我没谈过恋爱,你是我的第一任。”

    温唐:“所以你还想有第二任,第三任,以及很多任……”

    温唐收住了声音,她不想让自己显得气急败坏,到目前为止,陆允晏并没有欺骗过她什么,对于他个人有精神洁癖这个事,也提前摆在台面上与她说,这其实对她来说是公平的。

    她可以选择接受和不接受。

    陆允晏道:“糖糖,我没有这么想。”

    温唐道:“如果……我们以后要结婚呢。”

    结婚以后,她也必须守他的规矩吗。

    虽然他们这恋爱都还没谈上,就问这种问题不太合适,但温唐就是想问出来。

    陆允晏道:“那太远了,你不用想这么远。”

    温唐道:“你没有想过和我结婚吗?”

    陆允晏道:“糖糖,没有什么感情是永恒的,如果一个男人对你说,他会爱你一辈子,他通常情况下,是做不到的,我知道你们小女生喜欢海誓山盟的东西,那些我也能对你说,但没有金钱和物质来得有保障。”

    温唐道:“可我是想跟你谈恋爱,而不是跟你合作,这份合约让我觉得冷冰冰的,你还没有跟我在一起,就想到了分手以后会如何,我不稀罕你给我什么分手补偿。”

    陆允晏:“糖糖,我不逼你,你可以选择签或者不签这份合约,那是你的自由。”

    温唐:“我不签这份合约,就不能跟你谈恋爱吗?”

    空气冷寂了好一会,陆允晏回:“嗯。”

    声色冷硬。

    温唐眼底浮出淡淡的红丝,鼻子酸酸的,道:“陆允晏,你送我回学校吧。”

    “我回去了。”车在明大校门口停下时,温唐说。

    陆允晏道:“我送你到宿舍楼下。”

    “不用,你现在还不是我男朋友。”

    “糖糖……”

    “你别这样叫我,”温唐咬了下唇,这是她能对陆允晏说的最重的一句话了。

    她看见陆允晏眼底冷了下来,心里多出的却是得意。

    好像能让这样的男人不快,也很有成就感。

    温唐下车时,发现陆允晏也下了车。

    他似乎还是想送她回宿舍楼下。

    他气质太好了,身材又高大,简单的黑色短袖也穿得那么周正英俊,他如果不戴眼镜,会不会更让人挪不开眼。

    这次温唐没法拒绝他,管他要不要送她,她自己先走了。

    发现陆允晏的确跟在自己身后时,温唐心尖痒了下,却也五味杂陈。

    走神间,一辆外卖小哥骑着的电瓶车呼啸而过,温唐被吓到的瞬间,手腕被人拉了下,而后她就撞进了一块结实的胸膛,他抱住了她,她闻到了他身上的衣料香味。

    这一刻是那么地猝不及防,温唐心口加快。

    “没事吧?”他问。

    声音灌了点风。

    温唐两边脸颊都红了,她在他怀里喘息了会,退出来,道:“没事。”

    “还说不要我送你,还好我没有听你的。”陆允晏道。

    “……”

    请你不要再蛊惑我了,我要抵挡不住你的诱惑了!

    温唐心想,如果今晚没有出现过那份合约,今晚绝对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她会彻底沦陷于眼前这个人。

    “你回去吧,我想刷共享单车回去。”温唐对陆允晏道。

    陆允晏道:“好吧。”

    温唐朝一辆共享单车走去,掏出手机扫码,余光看见陆允晏转身走了,他的步子不快,背影宽阔,却在温唐的视线里变得模糊。

    温唐哭了,有滴泪落到了手机上。

    今晚过后,他们是不是再无可能了?

    他位于金字塔顶端,明城大人物,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一定能轻易找到别的愿意签那份合约的女人,她不愿意,于他而言,其实没有任何损失。

    他也不会纵着她。

    “糖糖,你今天不是和陆允晏去约会吗?怎么回来看起来心情一点都不好?”温唐漱口的时候,韩米溜进来,将卫生间的门合上,凑到温唐旁边小声问。

    温唐道:“我和他掰了。”

    韩米瞪大眼睛:“一.夜.情?!”

    “……”

    “什么啊?”温唐嘴角抽了下。

    韩米道:“那为什么掰了?你告诉我,怎么就掰了?!”

    “我们性格不合。”温唐道。

    “就约会了一晚上,就知道性格不合了?”

    “小米,你别再问了,我有点累,想去睡觉了。”温唐拧关水龙头,道。

    韩米道:“好吧糖糖,我什么都不问了。”

    温唐打开门出去,拿了放在桌上的手机,往床上爬。

    脑袋放空的时候,手机振了下,是韩米发来的微信。

    韩米:【糖糖,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糖糖,陆总不喜欢你,我喜欢你,永远喜欢哦!晚安,早点睡!】

    那一刻,温唐心口堵着的不舒服漏了口气,她感谢有这么好的一个闺蜜。

    第二天温唐若无其事地去公司实习。

    以后就装作不认识对方吧,如果再碰到。

    如果还能碰到的话。

    温唐心里这样想。

    这天并没有碰到陆允晏,可温唐觉得很难过怎么回事。

    他就像一场梦吗。

    回学校的地铁上,寝室群里有人发消息。

    方梓欣:【视频】

    方梓欣发了个视频,温唐点开,里面很多人,恍惚看见“联谊”两个字。

    艾慈:【这哪啊?】

    方梓欣:【林府楼这边,今晚法学院跟计院联谊啊,你们不知道?】

    韩米:【知道,但我有晚课,哭】

    艾慈:【我对这种联谊不感兴趣】

    韩米:【你有男朋友了,对这种活动当然不感兴趣】

    方梓欣:【是联谊!又不是相亲会,有男朋友了也可以来好不好】

    温唐:【开始了吗?】

    方梓欣:【还没呢,还有半小时】

    方梓欣:【怎么,糖糖想来?】

    温唐:【嗯。】

    韩米:【糖糖,你下班拉?】

    温唐:【下班了,现在在地铁上】

    方梓欣:【早知道你要来,就约你了,在林府楼这边,你到了我出来接你】

    温唐:【好】

    温唐心想,快点认识一个别的男生,可以让她忘掉陆允晏吧。

    她现在脑海里都是他,无法拔除。

    这场联谊,就像及时雨。

    温唐到的时候,联谊已经开始了,方梓欣和温唐汇合后,带她进入大厅。

    法学院和计算机学院两方都有同学上台展示才艺,观众席分成很多个小桌子,上面有饮料和啤酒,还有小零食。

    温唐长这么大,没喝过酒,但这次,她无视掉桌上的椰奶和橙汁,专挑啤酒喝。

    “糖糖,你今天是怎么了?”方梓欣察觉出她的不对劲。

    “我没怎么啊。”温唐脸颊已经很红了,可她觉得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又倒了杯酒,咕噜咕噜往嘴里灌。

    “诶诶,别喝了,我怎么记得你不喝酒的。”方梓欣对温唐的印象就是学霸加乖乖女,今天的温唐却看起来有些叛逆。

    “你室友真猛。”说话的是一个计院的男同学,叫罗程,自温唐来到方梓欣这桌后,他就过来扎在这桌不走了,他跟方梓欣的一个朋友认识。

    现在的温唐变得很兴奋,脑袋晕乎乎的她,掏出了手机,点开微信,朝微信里躺列的某个人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视频响了一会,被那头的人接通。

    界面上出现一个灰色短袖上衣男人,他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镜片下的双眼漆黑,又冷酷。

    “糖糖?”男人声音很磁。

    “陆允晏,我好想你。”温唐冲着里面的人说。

    这时一群男生在台上跳街舞,旋律如浪,节奏很快,耳边的同学都很嗨,沸沸之声通过温唐的手机传到那一头。

    陆允晏声音略低:“糖糖,告诉我你在哪。”

    “我什么要告诉你!”温唐态度突变。

    “告诉我。”

    “学校!”

    “学校哪?”

    温唐打了个酒嗝,气呼呼地把话说完:“林府……楼。”

    “糖糖,你在跟谁打电话啊?”方梓欣发现温唐举着手机,似乎在跟谁视频。

    她凑过去看时,视频已经挂断。

    温唐栽在了她身上。

    “糖糖!”方梓欣哭笑不得,这个人,酒量这么差,却喝这么多!

    “你室友喝醉了,送她回去吧。”罗程道。

    “我一个人可扶不动啊,李薇,搭把手,帮我把她送寝室去。”方梓欣道。

    “我不想走,”温唐努力站稳了,然后在凳子上坐下,“联谊结束了吗?”

    方梓欣道:“没有。”

    温唐:“那为什么要回去?”

    “……”因为你醉了啊姐。

    李薇:“不然再玩会?就让她坐这吧,我们看好她就行。”

    方梓欣很爱玩,到现在她根本还没嗨够,听说计院有个特别帅的男生会压轴打架子鼓,她想看完帅哥再走。

    “行,我们再玩会,糖糖,你喝点水吧。”

    “嗯。”温唐变得很听话。

    她突然觉得头好晕,额头也好痛。

    台上的音乐变得很刺耳,温唐喝完水后,选择趴到手臂上,这样会舒服点。

    “方梓欣,不然我送她回去吧。”罗程道。

    趴着的温唐发出声来:“我不要回去。”

    方梓欣对罗程耸耸肩:“看没,人家还不想回去,你想献殷情,也等会儿!”

    罗程在温唐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杵着下颚看她。

    温唐这么一靠,靠了许久,好像听见有人喊她,她不想应。

    到瞌了一觉被音乐震醒,她用最后的意识挣扎着抬起头来,寻找方梓欣:“欣欣,我想回去了。”

    “欣欣,你室友好像在喊你。”有人拍了下跟一个男生聊得很嗨的方梓欣。

    方梓欣忙跑到温唐旁边,“糖糖,想回去了?”

    温唐点了下头。

    方梓欣迟疑了一下,道:“好,糖糖咱们回去。”

    李薇好像去上厕所了,方梓欣只能将目光投向一直守在温唐旁边的罗程。

    罗程便绕到温唐另一边,和方梓欣一起将温唐扶起。

    他们还没走两步路,罗程突然被一只手猛地拎到了一边,方梓欣看见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帅男人将温唐搂到了他怀里。

    “糖糖。”男人低头看怀里的人,气息很沉。

    “你……你是……”方梓欣觉得陆允晏很眼熟,又一下子想不起来他是谁。

    “我是糖糖男朋友。”陆允晏道。

    他将温唐打横抱了起来,想阔步离开,方梓欣拦住他:“你是想把糖糖带走吗?”

    “不行?”男人气息冷得不像话,但又莫名地让人信服和不敢违抗。

    他的穿着,他的样貌,以及他对怀里人的在乎,都没法让人不相信他不是温唐的男朋友。

    犹豫之下,方梓欣没再拦,让人把温唐抱走了。

    温唐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变得很轻盈,似飘在半空中。

    “你是谁?”温唐问头顶的男人。

    陆允晏没回答,只是低头看她。

    “陆狐狸。”温唐脸颊红扑扑地说,笑了。

    陆允晏沉默了会,回答她:“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