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有四个亲哥哥 > 第60章
    在校猫“劳资就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和老爷子“不要告诉我老伴儿我背着她养猫啊”的双重视线中,苏芽和沈莫牵着米琪离开。

    不过临走前米琪倒是有专门凑到校猫的面前去嗅了嗅,之后才转身离开。

    这个动作让苏芽突然惊觉,为什么明明自己先抱了校猫,再摸米琪的时候竟没像其他猫狗一样反感嫌弃了。

    感情早就认识??

    苏芽把这事说给沈莫听,惹得他笑着点头,完全认同她的猜测。

    “啊,雪糕。”苏芽看见一旁的小卖部,扭头问沈莫,“小哥哥吃哪一种?米琪呢?”

    “我随便,都可以。米琪不行,担心它肠胃受不了。”说完拍拍腰侧的迷彩保温杯,“我给它专门带了水的。”

    “行。”苏芽点点头,几步走至小卖部门口,一边推开冰柜,一边伸手想后摸掏钱。等挑了两只一样的后,收银台却没人。

    “老板,收钱了。”苏芽朝里间喊了两声,没人应。

    沈莫牵着米琪站在不远处,见这个情景走了过来,“怎么?”

    “没人。买不了。”苏芽也不知道价格,想拿着雪糕把钱留下走人都不行。

    “那……”沈莫正准备说要不去其他地方买时,隔着一扇门的里间传来东西倾倒的动静,然后是米琪狂叫的同时,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

    沈莫和苏芽互看一眼后,抽出警棍就带着米琪冲进了里屋。苏芽愣了一下,心里闪过“不是吧——?”,扔掉手上的冰棍就往外跑。打算站在街道上不给沈莫添麻烦,同时也不会被万一冲出来的坏人抓住,导致自己受伤。

    不过刚跑出去眼角瞄到靠放在门边的扫帚,直接一把抓住,微微斜倾后看扫帚头,一脚下去,不是实心木的扫帚应声二断。

    苏芽手一转,扛着光秃秃的棍子躲在一边,一面赶紧拿手机出来打电话报警,一面留意里面的动向。

    刚简单说完,挂断电话双手握着棍子做好准备后,就听见沈莫在里间叫她。

    苏芽应了,提溜着棍子就进去了。一眼就看见沈莫单膝跪在某人背上,倒扣他的双手死死压着他不让起身。而米琪则咬着那人裤脚一直没松口。

    旁边有个年纪不大的女生,正躲在角落蜷缩在那儿抱着双腿哭。看那样子应该没受什么伤。

    “苏芽,帮我把那边的警绳给我拿过来。”沈莫用下巴指指落在正哭得撕心裂肺女孩儿身边的警绳。

    “哦。”苏芽点点头,连忙捡起送到沈莫面前,趁着沈莫将人绑上的时候,微微偏头看被按在地上的人。虽然闭着眼一直哭嚎挣扎,但也能看出年龄并不大。

    这倒让苏芽有点儿惊讶,又看了沈莫一眼。

    沈莫把人绑结实了,确定没问题,又叫米琪把人看住后,这才起身朝还在痛哭的女生走去。

    一番安慰后,才确定女生浑身只脖子处被划了一道血痕,虽然流了血但还好伤口不深。沈莫指挥着苏芽拿了干净的水和卫生纸帮女生简单处理后,才又安慰了一番。简单询问后知道两人竟然是高中同学。

    就在苏芽各种脑补校园青春爱情故事时,警笛声由远至近,而同时赶到的还有听见动静后围观的街坊四邻。被从警车下来的警务人员维持秩序劝说在警戒线外后,议论纷纷。

    而和小店店主相熟的大人,则赶紧去附近的棋牌室把女孩儿的家人给找回来。

    剩下的事就交给紧急赶到的警务人员了,该送医院的送医院,该回警局的回警局。

    苏芽之前太慌张没想起沈莫辅警服肩头位置,除了有执法记录仪外还有电台,所以想起后连忙告诉沈莫她刚才还打了报警电话,没等沈莫回答,旁边经过的警务人员已经笑着帮忙代答了。

    “没事儿的,那边接到你电话就根据案情性质转到我们这儿来了。不会让他们又跑一趟的。”顿了顿后笑着对苏芽说,“不过小姑娘,这次你得跟着我们回警局录下口供啊。”

    苏芽这才认出来,上次沈莫带到医院去给顾筱歌录口供的警务小哥,就是面前的人。

    当时在病房一见面,顾筱歌和警务小哥看见彼此后还同时一愣,那时警务小哥还调侃了句“哟~缘分呐~”

    后来苏芽才知道那天和顾筱歌打篮球的就这几个小哥。

    “啊?那是不是要很久?”苏芽愁苦,她担心耽误的时间太久,来不及做晚饭。

    “估计有点儿久,快就一小时,慢就不好说了。”警务小哥指指沈莫肩头的执法的记录仪和街道的摄像头说,“我们得看监控还愿案情呢。”

    “这样啊……”苏芽叹口气,“那我坐你们车去警局的时候打个电话回家吧。”

    警务小哥点点头后,又忍笑指指苏芽到现在还捏着的扫帚木棍,打趣她,“你还舍不得扔啊?这是打算带回去做纪念?”

    苏芽这才想起手上还捏着木棍儿呢,讪笑着赶紧扔到一边。

    此时,之前在附近棋牌室打牌的女生父母双双赶到,刚看见围在自己小店门口乌压压的人,以及隐约可见的警灯后,妈妈“哇!”的一声就哭嚎了出来,由同样红了眼眶的爸爸搀扶着,双脚发软的到了跟前。

    到了警戒线处,看见负责持续的警务人员后踉跄了两步扑过去,要不是警务人员及时看见,忙搀扶住。估计女生妈妈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我们女儿……我们女儿啊……”妈妈朝警务人员哭得上接不接下气,混乱到完全说不清楚。

    还好扶着她的丈夫哽咽着开口,“我们是这家店的店主,里面的姑娘……”

    后面的话还没问出口就又让一个大老爷们儿哽住。

    “叔叔阿姨别急啊,缓一缓、缓一缓。你们女儿没事!没事啊!”警务人员搀扶着阿姨,扭头朝后吼了一声,“那谁?!拿两把凳子来!”

    话音刚落,早就看见的苏芽已经搬着凳子,口里念叨着“来啦来啦。”将板凳送到面前,另一把则由另一听见的警务人员帮忙拿出来。

    正劝解人的警务人员看了苏芽一眼后,继续扭头扶着两人坐下做工作去了。而苏芽则将凳子登放下后站到一边去。

    等着沈莫等人处理好了,一起坐警车回警局去。

    至于受伤的少女,已先一步由救护车送到医院去了。

    又等了十几分钟后,沈莫才招呼苏芽上车,要开车时车门一开又上来一人,恰恰是刚才劝解女生父母的警务人员,上车看见苏芽后一愣,点了点头后就在一边坐下了。

    等车发动往警局开时,他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烟盒,刚抽了一根叼在嘴上,就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将打火机又重新丢进烟盒里。就这样叼着烟仰躺在位置上。

    苏芽趁着这个时间给苏爸爸打了个电话,让他到警察局来接自己,又给顾妈妈发短信大致说了下情况,晚餐让她和顾筱歌自己解决后,才将手机收好。

    刚放好手机,叼着烟没点的警务人员才扭头看向苏芽,懒洋洋的喊。“丫头。”

    “嗯?”苏芽抬头应声。

    “以后遇见刚才那事儿,尽量往角落里站知道吗?”

    苏芽想了想,才明白对方说的是她帮忙拿板凳儿的事,虽然不明白其中根源但也乖巧的点点头,“好的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心中一赌。伸长手呼噜了苏芽的头发一把后,才重新坐好。

    沈莫趁机问了细节,将苏芽弄不懂的地方细细解释,让她明白为什么。

    ——有时候一些案件中,部分嫌疑人会混迹在人群中看警察收拾现场,而现场中出现的非警务人员,很容易被嫌疑人视为下一个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一旦有案子,警务人员在赶到后一定会尽快将案情相关人员,以及其低调的方式快速带离的原因之一。

    不过这次苏芽一直很老实站在一边,也没妨碍谁,所以大家多少有点儿疏忽。也没叮嘱她。

    警车刚开进公安局,车门才拉开苏芽就听见率先跳下车的警察叔叔看见某物后,咬着烟轻声说了句“……艹”,然后朝比他们先到一步,车身沾满泥点子,上面写了“特警”两字的黑色9人座车走去。

    “哎?听说你们不是还得过两天才回吗?”

    苏芽跟着下车,看了一眼,但恰好特警车的后车厢开着,穿白大褂的人弯身清理后座,加上警察叔叔的遮挡暂时看不见是谁。

    直到他开口。

    ——“腐烂程度太高了,那儿技术有限,冉队让我回来用局里的工具试试。”

    “哦……”警察叔叔点点头,顿了顿后补充,“那你回来前也应该提前打个电话呀。”

    白大褂手上一顿,扭头带着笑意冲同寝室友挑眉,“……你是不是把没洗的脏衣服臭袜子丢我床上了?”

    “胡说……”警察叔叔笑着转身,随意挥手,“……晚点回寝室啊,让我自己收拾收拾。”

    苏芽听到这儿,再认不出是殷白的声音她就傻。

    “小殷哥哥。”苏芽喊人。

    殷白一愣后,直起身一看,苏芽真站在那儿呢,东西也不处理了大步走过来,“芽芽?你怎么在这儿?”

    警察叔叔叼着烟,看看苏芽后,又看看殷白,有点儿惊喜的问,“你妹啊?”

    苏芽听了,眨眨眼看向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你怎么能骂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