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弱冠请长缨 > 第六章 徐若晴
    “小姐来了?”

    两名家仆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后面看。

    就在这时,惊变发生了!

    “噗!”一声硬物撞击软物的声音发出,其中一名家仆胯下一凉,然后一阵剧痛自下而上,痛得他站不稳了,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哀嚎。

    而另外一名家仆也比这名家仆好不到哪儿去:先是脑袋上挨了一拳,眼冒金星的,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噗”的一声胯下一凉,然后一阵剧痛自下而上,惨不忍睹。

    不得不说,这顾生出手是极为老辣的,出手的几招都是直击要害的,因为他清楚,因顾青词这具身体的体力,不出奇招,根本就搞不定面前的这俩壮硕的家丁。

    “打扰了,在下告辞了,你们好好养鸟,好好养蛋。”打完之后,顾青词还十分礼貌地朝着仍在地上疼得打滚的这俩人作了一揖,表情不是一般的贱。

    说完,顾青词就溜了,而且跑得极快,只能剩下地上疼得打滚的这俩人放着狠话道:“顾家小子,你等着,老子见你一顿打你一顿,真他娘的贱啊……什么养鸟养蛋的,哎呦啊……”

    ……

    顾青词是溜了,他要去干一件事,那就是和徐家小妞和解: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他可在老爷子的嘴里边得知了,徐家的后台是冯玉祥冯大帅,要是真把他们得罪狠了,自己所在的顾家恐怕都将不保。

    虽然事情的确是要这么做,但是顾青词心里边的这口气不是那么容易顺的——都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亏。

    顾青词是越想越气、越想越亏啊,他可是很少受过这种气的,以至于当在胡同看到了那满脸没好气的郝管家的时候,他决定要发扬一番“尊老爱幼”的中华优秀传统。

    “顾家小子,你怎么跑出来?”对于顾青词出现,郝管家的确是有些惊讶,毕竟在他的认知里,以顾家小少爷这种养尊处优的性子,怎么可能打得过身强体壮而且长期干杂货的家仆呢?

    只见顾青词满脸微笑地朝着郝管家作了一揖,说道:“可能让您失望了,我这就告诉你吧!”

    就在郝管家还在狐疑着这顾家小子要耍什么花招的时候,一颗斗大的拳头迅速在他面前放大,准确地说,就要砸在他的脸上了。

    “啪!!”

    一声击打声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哎呦!!”

    郝管家被顾青词的一拳揍得直接是眼冒金星了,根本就来不及反抗。

    当然了,顾青词的攻击不会就此停止,下一秒,无数的拳打的脚踢一下子就笼罩在了郝管家的身上,嘴里还不断骂着:“我他娘的上个街,也要被你们杂毛追杀,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非得让我尊老爱幼你一番!”

    这郝管家都已经五十好几的人儿了,哪能经得起顾青词这么折腾啊?当下就被揍得“哎哟哎哟”的了。

    或许是揍了一顿这带头来追杀自己的老头子之后,顾青词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就连脸上也带着微笑。

    当然了,顾青词揍人的速度是极快的,所以围观的人也不是太多,也就零星几个罢了。

    在走出了胡同之后,顾家小少爷的脸上都是洋溢着一股自信的笑容,仿佛刚才的狼狈不堪早已消失不见,十分迷人,特别迷的是女人。

    而远处那个徐家小姐自然也注意到这一幕,甚至有些惊讶:这小子被揍了一顿,还这么开心?这人是不是有时候就得挨些揍才活得开心?

    徐若晴毕竟是大家闺秀,面对笑眯眯着走过来的顾青词,她没有一丝惊慌,反而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后者。

    “想必您就是徐家小姐了吧?”或许是由于前身顾青词记忆的影响,顾生出于对徐若晴的尊重,大大方方地作了一揖,十分有礼貌。

    “您不是已经在墙头上面见过了么?还明知故问。”徐家小姐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可是嘴里说的话,可是字字珠玑:“想不到,原来喜欢扒人家墙头的小子,竟然是一名翩翩书生?真是有些想不到啊!请恕小女子眼拙了。”

    徐家小姐的话中,没有一句脏话,可是字字却是在骂人,不可谓没有水平。

    当然了,这些讥讽的话,对于顾生来说,自然是不足以挂齿的,他笑道:“昔日确实是小生有所冒犯了,可是徐小姐不是已经派人砸小生搬砖了么?还害得小生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您此番还派了那么多人来教训小生,是否有些不大妥当了?”

    “顾家少爷呀,实不相瞒,那块砖头,并非是小女子派人砸的,倒是你啊,扒了我家墙头,现在还揍了我府上的老管家一顿,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呢?”徐若晴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不失从容。

    顾青词一听这话,哪会不晓得是那老管家已经从胡同里走出来了,而且,他从徐若晴的脸上就看出来了,她没有撒谎。

    “哦?真的不是您府上的人砸的飞砖?”顾青词皮笑肉不笑,想从徐若晴的脸上看出一丝破绽,可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那我又怎么知道你顾少爷有没有得罪其他人呢?”说着,徐若晴便是咧嘴一笑,明眸皓齿,好不漂亮。

    真不是她的人干的?顾生的心中闪过一道念头。

    顾生转念一想,好像是顾青词这孬货先扒的人家墙头,被拍飞砖不也是活该么?不过下手确实也忒狠了一些。

    不过顾生的心里很清楚,不管怎么样,以顾家在洛阳的地位,或许勉强可以得罪得起徐家,但绝对得罪不起徐家身后的冯大帅。

    于是,顾青词再次轻轻作了一揖,然后说道:“徐家小姐,冤家宜解不宜结。不管怎么样,都是我顾青词之前做错了,不该去扒您家墙头,对不起,请您大人大量。”

    按道理说,像顾青词这种大大方方地道歉,应该是能够得到谅解的,可是在徐小姐身上,好像并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反而是杏目圆睁。

    “哼!”冷哼一声,徐若晴扭头就走,留下满脸目瞪口呆的顾青词。

    这算什么?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顾青词是真的摸不着头脑啊……

    悻悻地回到了顾家府上之后,顾家老爷立马派人把这在外面闯了祸的顾青词叫到了跟前。

    “青词。”顾老爷子就坐在堂上品着茶,脸上看不出一丝变化,但声音中却是充满了不满。

    见是这个模样,顾青词哪会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准是在外面把人家徐府的老管家揍了的这事儿传到了老爷子的耳朵里。

    很显然,洛阳城并不大。

    “是,爹。”抑制住原本顾青词固有的那一种害怕,顾生淡然地应了一声。

    “爹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去得罪徐府的人,同时也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这一句话你可还记得?”顾墨信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满脸淡然。

    “回爹,孩儿都记得,没有忘记。”顾青词淡然说道,脸上不悲不喜,更有没有其他表情。

    见顾青词是这个模样,顾墨信轻轻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这天下啊,马上又要不太平了,要是跟冯大帅的人走得太近了,恐怕会招致祸患呐……”

    ……

    PS:二更送上!求推荐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