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龙神小村医 > 第1295章 与降头术的二次交锋(求票,求投最新章)
    周奉天其实一早就觉察到这儿的不对劲。

    说实话,做生意的,尤其是生意做得大的大老板,手底下远没有那么干净。

    王晓晨以前做过啥,周奉天不知道,但家里能够惹上这种脏东西,那保不齐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些邪祟更多的是人为布置的,并且还是人专门用来对付内心阴暗的存在的。

    余庆之家必生不出这等妖物。

    不过这些道人的水平也确实有些次了。

    现代社会道法和武术都在不断地退化,人心同样浮躁,顶级法器流落人手之中,作用也不大了。

    福伦听周奉天点他的名,也稍显紧张。

    可毕竟他修炼多年,早已沉浸在道法的世界之中,极为容易专注。

    在他看来,王家别墅里的存在,确实也不是简单货色,大地还在自己的料理水平之内。

    他走上前,也不说话,当着众人的面,已经走到了摆放在王家小姐床头的一只大型青花瓷瓶子面前。

    他轻轻拍打了两下瓶子,瓶子微微晃动,只是忽然众人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本来还平静地躺在床上的王家小姐,居然露出了狰狞的面容,挣扎着就要从床上猛扑上来。

    周奉天连忙走上前去,单手并指如刀,猛然间戳向王家小姐的身体大穴。

    这是行龙天门十六针所演化出来的点穴法,能够在人体内打入龙气,暂时封闭人体的气海,让人瞬间进入假死的状态。

    王家小姐没挣扎多久,又躺在了床上。

    一方面福伦已经单手提起瓷瓶,从里头倒出来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那东西一落地就在地上尖叫不断,众人仔细看去,发觉居然是一团密密麻麻,散发着恶臭的头发。

    福伦从背后取了一把木剑,这把木剑造型古朴,上头镶嵌着碎玉宝珠,剑柄通体翠绿。

    其他人看得那都叫一个发指。

    这是一把宝贝啊。

    完全不在血珀佛珠的价值之下,甚至是无上法器!

    福伦却当烧火棍似的,将那长发一翻,露出里头的一张怪脸来,这张怪脸上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但众人细细观察,居然发现这张人脸无比类似于王晓晨!

    就连王晓晨的脸色也一下子难看了几分。

    诸位道人与空蝉均是面面相觑,不知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周奉天问道:“大师傅,这是南蛮还是北蛮?”

    福伦熟读《道藏》与风物,皱着眉头说:“看着像是南蛮,应当是暹罗过来的。”

    周奉天微微点头。

    倒是朱玫好奇地问道:“奉天,你们说什么呢……怎么像是打暗语似的。”

    一旁的唐小喜解释道:“听奉天和福伦师父的说法,这应该是个降头,也叫飞降,或是飞头蛮,北蛮是东北一带的萨满,用的是尸头蛮,带毒,中者必死;

    南蛮就是来自东南亚一带的,一般以幻术为主,不容易察觉……”

    说话间,福伦已经蹲下身,从怀里取了一沓符纸出来。

    众人也是看傻了,丫的,这一沓符纸足足有三四百张了,这老道士哪里来的?

    要知道道门这行,一靠道法,二靠符箓。

    符箓这玩意儿都是要花心血做的,最便宜的符纸,都得几百块钱一张,要是高级点的,一张就得十万,更别提有一些符纸,那是要顶级材料制作的,有价无市。

    不仅仅要顶级材料,还得要极高的修为才能施展,一张符纸最快也得要三天才能炼制成功。

    这老道士这辈子都花在制符上了?

    他们哪里知道福伦七岁上山,入门就是学的画符,山中无甲子,顶级的符纸那也没处用,他除了修炼,镇压帝屋大树之外,其余的业余爱好就剩个画符了。

    这些还是他收藏里的一小部分。

    乐天观当年也是名动天下,法器收藏和符箓材料存货充足,什么顶级材料没有?

    他用起来也是压根不稀罕,几张符箓甚至嫌碍眼,直接摔在地上了。

    众人看的眼前一黑,“丫的,那玩意儿是五雷正法符吧?那是紫府雷霆法诀,这玩意儿我只在道门的拍卖会上见过一张,那次拍到了十万块钱……他拿来垫着其他符了?”

    “别说五雷正法了,他脚下头还踩着一张斗母玄灵秘咒呢,那玩意儿我们掌教才有,据说画这么一张符纸,得斋戒沐浴七七四十九日,取金毛犼的毛发制作方成……这玩意儿才是真的罕有,一张都能当别人的一些小宗门的镇门法宝了,那是有价无市的玩意儿啊……”

    “乖乖,哪里冒出来的?这还抓个屁鬼啊……鬼见了都得跑……”

    众人也是一阵哀嚎,各种羡慕嫉妒恨。

    那怪物本来是隐藏在瓶中,飞头蛮这种降头是受到降头师操纵的,灵智极高,虽然说,法力稍显不足,可胜在灵活,往往进入别人家中,还能布置其他的降头术。

    最终将偌大的一个家族彻底覆灭,极端恶毒。

    它也没想到会被人轻易找出来,本来施展在身上的护身法儿也完全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尖锐地咆哮了两声,说了两句听上去极为刺耳的话语。

    “这是泰语,”一旁的朱玫开口翻译道,“他让你们识相得赶紧离开,不要干扰他的事情,王家人必须得死,这是他接到的委托,要是胆敢继续下去,就连你们也得死!”

    朱玫不无担忧地看着周奉天和福伦,“要不……还是各退一步?”

    这玩意儿长得极为邪性,尤其语气恶毒至极,朱玫是听说过因为这些邪祟破家灭门的事儿的,知道这些东南亚的降头师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手段极为残忍,尤其不会讲究任何原则。

    惹上这玩意儿,对周奉天而言,绝对得不偿失。

    福伦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神示意了一下周奉天。

    周奉天却淡淡一笑,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了飞头蛮的那张怪诞人脸上,还拧了拧。

    伴随着飞头蛮的可怕尖叫声。

    他说道:“没事,不是要报仇吗?尽管来,有什么事儿我都接着,就怕他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