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选择:怒娶胖女陪嫁五千万 > 第289章 落针的偏差
    第289章 落针的偏差

    董思年和许安良都是一样的,不愿跟他们争辩。

    现如今,王神医在国内的名誉最旺,怀疑王神医,就是在怀疑国内中医。

    “就你一个毛头小子还敢在这里叫嚣!”

    “周院长!咱们这是中医学术交流大会,怎么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是啊,周院长,这样挑起事端的人难道不应该轰出去吗?”

    有人开始提议把董思年赶出去。

    这让作为院长的周坛手足无措,好好的交流大会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侧头看了看王神医,想让他说几句话。

    王神医面色有些不太好看,看向董思年,说话时仿佛下了重大决心。

    “这位年轻人说的没错,我的手法的确是有些偏离。”

    王神医跟年轻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年轻人手不抖,老人手抖。

    年纪大了落针时手一抖,的确是会出点偏差。

    如此细微的的偏差,董思年竟然也能看得出来。

    让大家更为惊讶的是,王神医承认董思年说的是对的。

    这话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王神医在他们心目中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现如今,就连他都犯了不该犯的小错误,那他们又该敬仰谁?

    一时间,他们有些没办法接受心目中完美形象出现的差错。

    看着下方不可置信的眼神,王神医又说了句:“幸运的是,这点偏差对天宇市市长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心脏乃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如果下针位置出一点偏差,重则要命。

    “不知道你的师父是谁?”王神医很好奇董思年师承谁家。

    这家伙的师父肯定不简单。

    如果能交个朋友是再好不过的。

    “我没有师父,一直都是跟着许神医的。”

    “啊?”王神医懵了。

    原以为董思年的师父应该是个从事中医许久的老者,不然就是令人敬佩不已的老前辈。

    董思年没师父也就算了,竟是跟着身边的那个毛头小子学的,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依我看,这小子能会些什么,年轻人我看你有点资质,不如拜在王神医坐下好好学习学习。”

    “是啊,说不定将来还会成为王神医的继承人。”

    “许安良年纪轻轻哪有王神医懂得多,我就觉得王神医要比许安良好的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所有人都开始在劝董思年归于王神医门下。

    看着许安良那样,就不像是个会懂医术的人。

    就算是懂,不过只会一些皮毛而已。

    但王神医并不是这样想的。

    许安良身边的董思年尚且如此,就更别说许安良本人了。

    他知道了,这人定是个显山不露水的。

    就连许安良身边的人都能看得出细微的差错,说明许安良本人定更加厉害些。

    王神医讪讪一笑,知道许安良并非等闲之辈,说出来的话带着些谨慎。

    “不知,可否私下里跟您多聊聊吗?”

    许安良并未说话,只是淡淡扫了眼王神医。

    董思年直接拒绝。“不好意思,王神医,许神医比你厉害的多,不如,您拜他为师,如此,才尚可多聊聊。”

    在董思年眼里,许安良可是无所不能的!

    此话一出,就算是心胸在宽阔的王神医都变了脸。他眼看着马上就要七十多岁了,在中医界称霸了大半辈子。

    现在叫他拜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为师父?

    不是说笑呢嘛!

    当下就有人为王神医感到愤愤不平,开口大骂:“你们这些个年轻人实在是目中无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周院长,我看直接把这两人赶出去吧,一看就是来捣乱的。”

    “做人还是得有自知之明的好!”

    “不过就是看出下针有些偏差,不管怎样,王神医定是比你们两人厉害。”

    “哼。”王神医直接冷哼一声,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就在这时,看了许久戏的许安良终于说话了。

    “不是什么人都能当我徒弟的。”

    “这,这臭小子竟然如此狂妄!”

    “没礼貌!”

    “这种人不赶出去做什么,留着过年吗?”

    现在讨论室里的所有人都站起来指责许安良董思年的不对。

    王神医刚才被董思年指出了错处,本就不高兴,又来了这么一出,他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意。

    “不知道这位许先生可知道皇帝针法的要诀是什么?”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许安良到底会些什么。

    大家纷纷看着许安良,就像是在看小丑一样。

    他们忍不住幸灾乐祸,料定许安良答不上来。

    “皇帝针法,之所以失传已久,是因为此针法对施针者的要求极高,施针者必须认清脉络,穴位的辨认度,不管是深浅,都要确保精准,此法可以调理身体不适,活络经脉,若是施针者将此针法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可让人起死回生。”

    许安良缓缓说着。

    语罢,王神医的脸色越发难看。

    许安良有点底子,他说的都是对的。

    世上能把皇帝针法练得炉火纯青的人是少之又少,更别说可以用此针法起死回生。

    而他会皇帝针法,是无意间在是王家世代流传下来的。

    王神医愣了愣神,后说道:“还请你给我们示范一二。”

    许安良说的都对,但会不会又是另一码事。

    底下的人已经做好嘲笑他的准备了。

    许安良缓缓站起身:“好。”

    在大家的注视下,许安良走上了台。

    台上准备好了人形模具。

    模具身上没有标注经络穴位,若是想要施展皇帝针法,是很难的。

    扎针第一件事就是找穴位,找到穴位还得快狠准扎进去。

    就在大家想要嘲讽时,又见许安良不知从哪拿出一块黑布蒙上了眼睛。

    此举当真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

    “天呐!蒙眼施针!”

    见许安良在眼睛上绑着一块黑布,大家感到不可置信。

    周坛在边上紧紧盯着许安良看,蒙眼施针,绝对精彩!

    董思年眉头紧蹙,目不转睛的盯着上方看。

    许安良的蒙眼施针,很值得他人学习!

    “臭小子竟然还敢在王神医面前施展针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