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自召唤华夏人杰开始李纯 > 第九十章大唐当世最强骑兵(求推荐)
    “哼!”

    见四周敌人围拢而至后,双眸泛出冰寒杀意的毕再遇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尔等一心寻死,那吾就成全你们!”

    言罢,其手中双刃不知何时已被染成了妖异至极的暗红色,持着血色双刃的毕再遇,自身如一股吞噬生命血色的旋风一般,呼呼的向周遭敌众席卷而去!

    “噗嗤,噗嗤,噗嗤!”

    两柄血刃挥舞如风,每时每刻之间,都有大片大片的重骑被血刃轻易的切开铠甲,割裂躯体,而后坠马而死。

    令人牙酸至极的血肉破损之声,于毕再遇周边连绵不绝!

    不多时,倒毙于他双刃之下的重骑已然过百,其身着的玄色盔甲此刻几乎要被鲜血浸染成猩红之色了。

    饱饮鲜血的血色双刃这时候变的更加妖异了,其好似变得有生命一般,令人望之就浑身发毛,极为的不舒服。

    “这……这人是个怪物!”

    “我们……我们根本不可能打赢他的!”

    随着同袍身死的数目逐渐增多,而毕再遇则丝毫没有疲态,反而有愈战愈勇之势过后,那些参与围杀毕再遇的重骑兵们崩溃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由千名玄甲骑组成的第一个横排重重的碾入了军心浮躁的重骑阵中!

    碾,没错就是碾。

    以铁索相连的玄甲骑碾入重骑阵中的那一刻,大片大片的重骑兵脆弱的就跟婴儿一般,被冰冷的铁索绊倒,而后被卷入马蹄之下,生生踩碎!

    “嘭,嘭,嘭!”

    一道道冲击所造成的闷响不断的于正值冲锋的玄甲骑阵中发出,所有敢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重骑兵,只有一个下场,就是被毫不留情的撞成肉泥或者被扯下马去,万蹄践踏而亡!

    冲阵异常的简单顺畅,玄甲骑兵们根本就不用动手,只利用他们阵型所造成的巨大冲击之力,就能让重骑兵们死伤无数,哀嚎遍野!

    “这……这!”

    于后方督战的武威郎将王康目睹了玄甲骑的恐怖表现之后,其面色变得煞白一片,语气也变得结结巴巴。

    他虽然知道自己麾下的重骑绝不是玄甲骑的对手,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玄甲骑只出动了千人,发动了一次冲锋,他的重骑就濒临崩溃,几乎全灭了!

    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别说半刻钟了,就是半柱香他也撑不住啊!

    “妈的,拼了!”

    思虑再三的王康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狠历之色,他是一军之主将,终不能接受自己败的如此之凄惨,故他愿以生命为代价,来为这一场战争创造出一点转机。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冲到毕再遇跟前跟他玩命,他要亲自上阵,以此鼓动军心士气。

    “毕再遇,汝休得猖狂!”

    “吾来战你!”

    手持一柄丈八铁枪的王康,一边纵马狂飙直扑毕再遇而去,一边仰天咆哮为自己壮胆,为他麾下的重骑提气!

    被单方面碾压的重骑兵见自家主将亲自持枪上阵之后,他们也开始发狠了,将军都要命了,何况他们!

    发了狠的重骑兵们咬着牙关死顶冲击力无双的玄甲重骑,但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了不是玩命就可以拉平的地步,所以他们还是在玄甲骑的冲杀下一败涂地,但是相比刚才被一路碾压,此刻他们最起码敢主动攻击了!

    “好!”

    “那吾就试试你的成色!”

    战甲披风皆已被染成血红色的毕再遇,暴喝回应王康,而后其纵马将拦在他身前的敌人一一撞开,迎王康而去!

    他要看看这个敢主动挑战自己的敌将成色如何。

    “破风刺!”

    纵马狂飙的武威郎将王康,周身气劲盘旋,战意鼓荡,其在眼看就要接近毕再遇那一刹那,忽然暴喝出声,而后其手中丈八铁枪仿若化作了一头狰狞铁龙,直扑毕再遇心腹而去!

    铁龙咆哮,空气炸裂!

    “来的好!”

    毕再遇久未逢敌手,此刻见王康这一枪有些门道之后,不禁是心中暗喜道:希望此人能给我一些惊喜!

    言罢,他手中的两柄妖异血刃,不避不闪,径直向那扑来的铁龙砸了过去!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就是单纯的气劲比拼,你气劲比我大,你就活,反之,你就死!

    少顷,双方错身而过,就在那一刹那间,双方的兵器重重的砸到了一起,然后飞速脱离。

    “踏,踏,踏!”

    纵马驰出数丈之远的毕再遇,忽然勒停战马,回首望去道:“此人只有一身血勇,而无与血勇相匹配的实力!”

    言罢,与毕再遇硬拼一记的武威郎将王康,忽然仰天喷出了大量的殷红鲜血,而后一头栽下马去。

    他死了,若有人此刻刨开他的腹部,肯定会惊骇的发现王康的脏腑全部化为了恶心的浆糊。

    “将军,将军死了!”

    本就被碾压的重骑兵们,发觉了自家主将被一招砍杀之后,顿时就崩溃了!

    在这一刻,所有的信念,心气,士气,战意全部化为了乌有,人类贪生的本能在这个时候接管了他们的全部!

    他们开始如疯狗一般不要命的向好水川深处逃窜而去。

    虽然根据战前的计划,他们是应该退的,但绝不是像他们现在这种法子的腿,而是有序的撤退,并将毕再遇部引入好水川深处!

    将双刃重新入鞘的毕再遇,静静的注视了一会向好水川深处溃退的敌军,而后其神色颇有些耐人寻味道:“那里就是给我设计的陷阱吗?”

    “有些意思,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好水川深处虽然依旧是一片坦途,但其内敌方军寨林立,毕再遇用脚趾头想都会想到贸然冲进去肯定会陷入重重合围,但那又怎样,他要的就是这个!

    “众将士,前方可能会有十倍乃至二十余倍的敌人在静静等着我们上钩,你们说,我们要冲进去砍翻他们吗?”

    毕再遇的声音威武洪亮,好似寺庙之中的黄钟大吕。

    重新列阵完毕的玄甲骑兵,闻声过后,皆露出了一丝玩味至极的笑容。

    陷阱,合围,以寡敌众,这些玩意不都是他们经常干的吗?

    那些孱弱的敌人无论有多少,都终究会在他们的马蹄之下匍匐求饶!

    他们是大唐当世最强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