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自召唤华夏人杰开始李纯 > 第八十一章虎山泊
    翌日,清晨。

    漫天寨,平东将军府内。

    得胜归来的虎贲将军高思继,抱拳向曹仁行礼道:“大帅,幸不辱命!”

    昨日一战,他将重骑两万于正面完全击溃田横的十万军队,如此战功,当彪炳史册!

    “元皓,你瞧我们的大功臣回来了?”

    性格素来毕竟严肃沉默的曹仁,此刻难得是开了一个玩笑。

    “虎贲将军向来骁勇善战,有如此战绩不足为奇。”

    身着素色儒袍的田丰,面容含笑的夸赞着高思继。

    此二人一唱一和,倒是颇有些将相相和的意味。

    “哪里,哪里!”

    “微末小功,不足挂齿!”

    满面春风的高思继,其嘴中吐出的虽都是自谦之语,但面容之上的春风得意之色却将他内心的真实写照展露无疑。

    对此,曹田二人皆相视一笑,然后开始将话题引向了正轨。

    “虎贲将军,昨日一战,敌我战损如何?

    “吾需要以此来为你向陛下请功!”

    田丰神情肃穆,语气郑重。

    军中以战功为重,关乎战功之事不容有半分的马虎。

    闻听此言,高思继神色顿时一正,而后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他麾下校尉禀报与他的伤亡数字,道:“军师,此战我军斩杀敌众约九万六千余人!”

    “另外,包括敌统帅田横在内的四十余位敌将皆被阵斩,无一脱逃!”

    说完敌军具体的伤亡数字之后,高思继的神色蓦然变得有些沉重道:“我军阵亡将士三千九百四十人,重伤八百二十一人(永久性丧失战斗力)!”

    黑槊龙骧军大部分的伤亡都集中在了冲击盾墙的那时候。

    那些死在盾墙之前的将士,都是勇者,他们很清楚自己会死,但无有一人后退或脱逃,他们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替高思继打下了胜利的基础。

    “虎贲将军还请节哀,所有将士的身后之事,吾皆会妥善处理!”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田丰用极其严肃的神情向高思继保证。

    将士为国捐躯,获得厚葬殊荣,理所应当,无可质询!

    “那我就替那些战死的将士谢谢军师了!”

    性格高傲的高思继言罢过后,向田丰深深的施了一礼。

    “不必如此,这只是分内之事罢了。

    面容严肃的田丰回绝了高思继的谢意,然后他回首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曹仁,道:“大帅,您不是还有命令要宣读给虎贲将军吗?”

    话音入耳,端坐于主位之上的曹仁点了点头,而后其郑重其事的出声道:“虎贲将军,本帅令你即日遣使向陛下报捷,并严防死守漫天寨!”

    “寨存人存,寨丢人亡!”

    曹仁并不打算带着高氏兄弟进攻静州,其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有两点,其一,他不能让漫天寨彻底空虚,沦为一个摆设,其二,高思继部刚经血战,不宜再动兵戈,说白了就是高思继部的战斗力还未恢复,不宜在进行剧烈的战斗!

    令下,高思继的面容之上闪过了些许遗憾之色,进攻静州之事他也是知道的,作为一名骑兵名将,却在进攻之时被严令守家,若他没点遗憾那就太假,但出于军人的基本素养,他还是强忍遗憾的出声道:“遵大帅令!”

    ………………

    陈州东南部,虎山泊。

    一千八百里虎山泊,水网密布,山势纵横,风景秀色冠绝大唐南部。

    此地壮美至极,只是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如此洞天福地此刻却被一个巨寇占据。

    虎山泊的核心位置位于八百里虎山湖所包裹的虎山岛内,那里也是巨寇周虎的老巢所在。

    这日,装修粗犷的白虎堂内。

    满脸横肉,衣着清凉的巨寇周虎,神色不屑的望着堂内匍匐的陈州使者李连,道:“汝这鸟人,来见爷爷我所谓何事啊?”

    周虎自小横行山野,故文事是半点不通,这直接就导致了他的话语通常都是粗俗不堪的。

    匍匐在堂内的李连,闻声过后,连忙战战兢兢的出声道:“回禀大王,吾今日为大王富贵而来?”

    啸聚山林的飞贼草寇皆喜欢以某某大王自称,这周虎自然也不例外,他就对外自称是神威广明大威大德白虎大王。

    至于他的王号为什么那么长,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他的这个王号取自评书演义之中。

    “富贵!?”

    “你家爷爷我占据一千八百里虎山泊,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美人无数,金银满堂,已然是富贵极了!”

    满脸凶相的周虎,用轻蔑而又粗狂的话语反驳李连。

    他的话确实是真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以一介白丁至今天如此地位,确实其可以说富贵极了。

    “大王,您说的那些皆俗物也,仔我看来,那些俗物是凡夫俗子毕生所求之富贵,但大王您这等盖世英豪可不应该以这些俗物为富贵!”

    “可惜,太可惜了!”

    李连神色夸张,语气可惜至极,大有一幅为周虎痛心疾首的样子。

    其话语刚落,还没待周虎发声,就见坐虎山泊第三把交椅的电光虎雷成勃然大怒道:“你这鸟人放的什么屁?”

    “想死不成?”

    其余悍賊头头此刻看李连的神情也颇为不善。

    “雷成,你给我住口!”

    大马金刀坐于主位之上的周虎,出声喝止了雷成,而后其神情凶残的看着李连道:“你最好把话给我说明白!”

    “要不然,我今天就把你烹了!”

    李连的话语让他有点不解其意,但长于山野之间的周虎却有着一颗七窍玲珑之心(就是机灵,并不是说他真有七窍玲珑心),凭此,他很轻易的嗅出了李连话语中那非同寻常的味道。

    在周虎那凶残至极的目光之下,李连是浑身颤抖不止,他知道周虎刚才的话语绝对不是吓他的,要是自己待会稍微让他不满意的话,今日怕是在劫难逃了。

    他勉强稳住身形,然后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道:“大王,似您这等盖世英豪,应以裂土封疆,千秋美名为富贵,怎能以区区黄白之物为富贵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