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自召唤华夏人杰开始李纯 > 第五十一章敌兵千重
    负责掌管攻城器械的俾将军童止,见猛若雄狮一般的刘昌祚领兵向他扑来之后,他当即决断道:“诸将士听令,放弃一切攻城器械,后撤!”

    他手下只有五千名操纵各式攻城器械的军士,这些军士操纵器械是一把好手,但要上战场硬拼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是个!

    这也是为什么童止不下令抵抗的原因!

    “撤,撤!”

    四周负责操纵攻城器械的军士,闻令过后,开始疯狂的向后方撤退!

    片刻过后,刘昌祚领兵杀至!

    他并没有去追击那些溃退的敌军,而是下令让麾下将士尽全部可能摧毁那些乍眼的攻城器械!

    “咔嚓,咔嚓,咔嚓!”

    在刘昌祚的命令之下,手持重斧的秦凤劲卒开始疯狂的在攻城器械之上倾泻暴力!

    投石机,十牛弩,楼车,这些对漫天寨有着极强威胁力的攻城器械,被一具具的摧毁破坏!

    就在刘昌祚部马上大功告成之际,八万名梁洲重甲步卒分两股自刘昌祚部的后方将他们团团围困了起来!

    局势急转直下!

    刘昌祚部危矣!

    面对眼前如此危局,手持金狮巨剑的刘昌祚从容下令道:“众将士,随吾突围!”

    命令下达,两千余名如狼似虎般剽悍的秦凤劲卒,顿时是列阵大吼道:“遵将军令!”

    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哪怕半点的恐惧情绪,他们的内心之中此刻只有畅快和无尽的战意!

    畅快是因为他们完成了军事命令!

    战意是因为他们渴望厮杀!

    “杀!”

    猛如雄狮一般的刘昌祚,率先举起巨剑向敌军包围圈杀去!

    身后两千余名秦凤劲卒以风矢阵紧紧跟随于他!

    与此同时,梁洲重甲步军军阵之内。

    手持一柄森寒巨斧的步军统军将军许傲,神色不屑的望着包围圈内拼命想突出重围的刘昌祚一部道:“困兽犹斗罢了!”

    此刻的许傲对于围歼刘昌祚部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

    在他看来,战局已经很明朗了!

    八万打三千,那是怎么打怎么赢好吧!

    “给我死开!”

    神色冷冽的刘昌祚,持刀突入了如铁幕一般的重甲步卒军阵之中。

    他手中金狮巨剑翻转如飞,其中不时传来阵阵狂暴的狮吼之声!

    “噗嗤,噗嗤,噗嗤!”

    身着重甲的梁洲步卒,在他的金狮巨剑之下并不比襁褓里的婴儿强上多少!

    每时每刻都有梁洲步卒倒毙于他的巨剑之下!

    他突入敌阵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但他的周遭已经躺满了梁洲步卒的尸体,他的金色巨剑此刻已然是猩红无比,其身上穿着的战甲此刻更是如血里面染的一样猩红而妖异!

    “这……这!”

    “他还是人吗?”

    周遭梁洲重甲步卒见刘昌祚如此彪悍凶猛之后,不禁都下意识的向后倒退而去!

    单人持刀入阵于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内手刃百余名重甲步卒!

    如此彪悍,世间少有!

    “追随将军,杀,杀,杀!”

    就在梁洲步卒军心动摇之际,两千余名剽悍无比的秦凤劲卒冲了过来!

    这两千余名秦凤劲卒一边大声的喊着号子,一边抡圆了手中的重斧向军心浮躁的梁洲步卒砍杀而去!

    “噗嗤,噗嗤,噗嗤!”

    势大力沉的重斧如切纸片一般破碎了梁洲步卒身上的重甲,然后将梁洲步卒那孱弱的躯体一分两半!

    是时,残肢乱飞,血液飘洒!

    那场景真是要多惨烈要多惨烈!

    以弓马娴熟,彪悍勇武而著称的梁洲武士们,目睹了如此血腥的一幕之后,双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发软了!

    “这还是孱弱的南人吗?”

    望着势如破竹一般的秦凤劲卒,步军统军将军许傲有些怀疑人生了。

    大唐天下有南北之分!

    南方富庶繁华,文华锦绣!

    北方金戈铁马,将星璀璨!

    不同的地域环境,孕育了不一样的军队特质!

    北方军队敢打敢杀,勇武彪悍,以战斗力强著称!

    南方军队油滑狡诈,机灵诡变,以作战风格多变著称!

    不过总体来看的话北方军队是要明显强于南方军队的!

    大唐如今两支叫的上号的军团都是由北方士卒组成的!

    就在许傲暗自怀疑人生之际,刘昌祚率领的两千余名秦凤劲卒已经突破了重重包围,直击最后一道包围圈也就是他的本阵所在了!

    “妈的,老子还真就不信邪了!”

    见状,许傲狠狠的啐了一口老痰,然后朝着身后万余名重甲步卒道:“儿郎们,就算是死也得把那些叛军给我拦住!”

    许傲准备亲自领略一下这支怪异的南方军队了!

    他倒要看看这支南方军队能不能从他手里溜走!

    “诺!”

    身后万余名梁洲健儿,齐声大吼。

    其势宛若雷霆!

    军阵层叠,兵卒嗜战!

    许傲麾下的万余健儿已经做好了酣战的准备!

    盏茶时间过后!

    周身如血人一般的刘昌祚领着他麾下的秦凤劲卒直接一头就撞进了梁洲步卒的军阵之中!

    “噗嗤,噗嗤,噗嗤!”

    紧接着双方就展开了极为残酷的白刃拉锯战!

    一个想拼命过去,一个抵死不让!

    “给老子滚开啊!”

    身上多处受创的刘昌祚,如同暴怒的雄狮一般于层层叠叠的敌军阵中乱杀狂吼!

    此时的他气力勃发,招招狠辣!

    四周胆敢有靠近他的梁洲步卒,都会被他毫不犹豫的切成一摊烂肉!

    他麾下的那群秦凤劲卒也是猛地一塌糊涂!

    以不足两千的人数硬刚一万多人的梁洲步卒,并且不落下风!

    “啊,啊,啊!”

    空前惨烈的战场之上,每时每刻都有双方的将士殒命!

    他们或死于重斧之下,或死于枪矛穿刺之下!

    整个战局给人的直观感觉就是惨烈,混乱,急躁!

    双方的将士们都在用命拼啊!

    梁洲步卒是为了挽回刚才丢下的面子,他们要在此向敌人证明,我们梁洲人敢打也敢杀!

    至于秦凤步卒则要简单很多了,他们生性桀骜好斗,轻生喜战,故每每作战皆能舍生忘死,一往无前!